• 同情宋冬野,您配吗?

    昨天晚上,宋冬野在微博发了篇千字长文,怒斥有一些“恶意的、恨人不死”的人举报了他在成都的一场专场演出。而事情的背景则是宋冬野原定于2021年10月16日在成都华熙

  • 苏阳 飞向了昨天

    图/本刊记者 姜晓明在哥伦比亚,跟黄河隔着半球的地方,中美洲的人听到《贤良》,跟着“你是世上的奇女子”那句跳,和在西安、银川的观众没有区别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 纪念|赵已然:黑暗中曾闻悲歌

    赵已然赵老大再见。他病了很久,2018年在上海开告别专场时已是“危重病人”,没想到生命力顽强,又撑了三年。赵已然是个鼓手,上过大学,组过乐队,走过穴,河酒吧时期开始登台

  • 昆明麻园诗人乐队主唱苦果:我天生就不摇滚

    摇滚,是被规矩被机械的青春,是浑身泛着的叛逆气息,是抱着与世界同归于尽的决心,是源自荷尔蒙的破坏欲……这些只是表象罢了。

    麻园诗人,一只来自云南昆明的英式摇

  • 台湾民歌四十年:从愤怒到和解

    唱着《龙的传人》、《酒干倘卖无》、《鹿港小镇》、《橄榄树》长大的几代人,想必都不会忘记2005年举办的“永远的未央歌:民歌30演唱会”,活跃在70年代的民歌手们江湖

  • 在湖北十堰开一家livehouse是什么样的体验?

    中国城市正在发生的一个不为人知的变化,就是各种新型混沌空间的涌现,以及它们对“空间”这个词汇的重新定义。设想一下,如果你在北上广深拥有一个可以做一点文化实验

  • “请别踏马再问我什么是livehouse了!”

    “你老是去那个什么酒吧,不要被你那些朋友给带坏了啊。”“那不是酒吧,是LiveHouse...”“啥是LiveHouse啊...”...到底什么是LIVE HOUSE?!!小型

  • 中国摇滚,猝不及防的遭遇

    ■ 编者按 一档大众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彻底颠覆了中国独立音乐的全部语境。滋生于物质与精神双重贫瘠的年代,从10元三张的塑料垃圾里吸取全部营养的地下音乐人,在“

  • 《新四季歌》:民谣音乐人终于有了自己的综艺

    嘻哈Rapper、摇滚乐队都早已有了专属于自己群体的综艺节目,现在民谣歌手们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定制综艺——最新上线的网综《新四季歌》就召集了一帮民谣音乐人。这些

  • 弦歌吟唱中的温度与敬意

    为什么我们现在仍要读古典诗歌?我服膺批评家黄德海的解释:“在古典诗里,有一些干净明亮的东西,可以洗清我们内心的黑暗。”使古典诗歌中那些尘封的“肯定的光芒&

  • 关于李志,我想的全是和声三美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只不过是一场命运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在2016年5月29日“降噪”李志北京不插电演唱会上,当《结婚》这首歌开唱两句后,全场瞬间被惊艳!李志的团

  • 民谣:总有人在沙沙生长

    《沙沙生长:中国当代民谣走唱录》郭小寒北京日报出版社丨理想国很难用一两句话概括什么是民谣,民谣代表什么。在古罗马,荷马被称为吟游诗人,走唱在欧洲大陆,传唱人间故事。在当下

  • 《中国孩子》- 周云蓬

    1994年12月8日,也就是17年前的今天,祖国遥远的新疆克拉玛依市的友谊馆内发生了一场恶性火灾事故,当日场馆内举行迎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两基”评估验收团专场文艺演

  • 聊一聊《乐夏》背后的三家“后台”

    早在《乐夏2》播出之前,网友就把乐队们的“家底”扒了出来。​ 今年33支乐队中,摩登天空包揽了十支:达达乐队、Joyside、重塑雕像的权利、后海大鲨鱼、五条人、马赛

  • 这些照片里,是安娜和张玮玮们最闪亮的青春

    张玮玮说,聚会上,诺一唱起了很多他们的歌,他特别惊讶,“完全想象不出来一个那样的小孩,嘴里唱出《眼望着北方》,简直太神奇了。他为什么会唱那些歌,你就能想到安娜抱着诺一,哄

  • 民谣和摇滚到底啥关系

    我其实不是很想聊这种看起来很学术,实则有点无聊话题,不过由于最近总有一些小朋友们指正我们:“这是民谣,不是摇滚。”

    所以我们今天就来好好聊聊,民谣和摇滚到底有啥

  • 怎样“高级”地媚俗:《乐队的夏天》第二季首播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在本周六悄然开播,之所以叫“悄然”,是真的毫无防备,预热期不到半个星期。可能因为今年录制和档期一改一改,改无可改了吧。有了第一季的现象级成

  • 盘点那些登上国际舞台的中国重型乐队

    音乐应该是属于民族的还是世界的,这个问题放到哪里,都能吵个没完没了。不过当它放在中国重型乐队的身上的时候又会有点不一样,因为作为一种彻头彻尾的“舶来品”,它从

  • 木玛:20年5张专辑,最闪耀的摇滚明星将重新上路

      当鼓手胡湖要走时,木马乐队正在录制那张著名的《果冻帝国》,经济状况非常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主唱木玛理解他,但也对他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把这张专辑的鼓录完再走

  • 独立音乐人的春天真的到了吗?

    技术的进步最终带来绝对不是自由,而是更深层次的控制。文章来源:道略音乐产业作者 | 花满楼“后浪”拍过来,B站股价就飙升了34亿人民币。这一浪,又拍出一个妥妥的&l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