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条专访:要死就死在梦想怀里 更新日期:2018-01-24 18:39:43    9人参与了访问

“如果没有年轻时候的那段经历,我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小混混,以丑为美,以那种最俗最烂的东西为最高尚的,阿谀奉承,我会以自己为耻。”马条坐在一个小咖啡厅的角落,用手扶了扶戴着的墨镜,停顿了片刻。


第一次见到马条,是在七夕他演出前候场的一个小咖啡厅,身边围着一群朋友,身材高大,头发打着卷儿,说话声音很大,远远就能听到。听说我们到了,在咖啡厅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安静的坐下,寒暄片刻,我们架起机器准备录像的时候,马条下意识的拿出自己的墨镜戴上。随行的姑娘说,这样看起来会有点酷。


undefined


马条刚发完自己的新专辑《篝火》,本来以为他可以歇一段时间了,他嫌弃的说:“马上就要到十几个城市去巡演了,一直持续到明年。”


这次见他,是9月23日上映的电影《深流不息》做一段音乐人特辑,找马条讲一讲自己的追求音乐的旅程。


undefined


来北京之前,马条是一名新疆克拉玛依工作的普通石油工人,为了追女生,和朋友搞了个乐队,马条是主唱,但当时并不是很懂。


1991年,20岁的马条每天白天工作晚上回去喝酒,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样的流程。以至于后来他在北京唱歌赚钱了,也依旧是把赚到的钱都买酒喝了。“酒是一个我们灵魂深处的一个牵引剂吧,灵魂藏着身体的深处,一喝酒灵魂就被牵引出来了,我们坐着这样聊天多好,特别能体会到李白当年的那种感觉。”谈到喝酒,马条兴奋的说起自己对酒的看法:“酒其实是个特别特别艺术的东西,梦想就像一杯酒,你现在渴望喝一杯酒,工作完用挣的钱买了一杯酒,那你的梦想也就实现了。”


风景马条 - 马条


老狼是马条的第一个伯乐。


当时马条还是在烧烤店卖唱的歌手,挣了钱晚上去酒吧和朋友花掉,后来在一个音乐会认识了个朋友,他把马条的歌带给老狼听,老狼喜欢马条的歌,把马条介绍给了卢中强,当时卢中强刚刚签了苏阳和万晓利,然后卢中强带着他们开创了中国“民谣在路上”的演出。


渐渐他们开始火起来了,每个人都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粉丝。在音乐圈也都渐渐有了自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后来的一年里,马条经常在酒吧驻场演出,常常会给一些有梦想的年轻人传授自己的经验,发现一些有才华的年轻歌者,他也会常常带着他们演出,介绍更多的前辈给他们认识。


undefined


马条并不排斥自己当年刚来北京的时经历过的疼痛和痛苦,“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的,我沉浸并且享受这些痛苦,因为我所干的是一件让我特别舒服的事情,除了音乐,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些什么。我热爱音乐,我靠音乐生活,靠音乐养家。”


寂寞有多长马条 - 马条


2014年,马条参加了中国好歌曲,被更多的观众所熟知,他说他其实还挺抵触上这种节目的:“我怕去了以后,以前喜欢我的那些人觉得我怎么样怎么样的。说白了,这个圈子挺抵触上电视这种。在他们看来,只要你上了,就是投降妥协了。所以我特别犹豫。后来我儿子出生了。我脑袋一下就变了,我要给他留下一些什么,哪怕是种纪念,我想干嘛顾虑那么多呢?孩子我都敢生,有什么不敢做的。”


在北京混出自己一片天地的马条回到新疆老家,发小们都觉得他付出了太多,马条听他们讲完反而把自己给听哭了,不过他并不在意:“我并没有付出什么,我也不需要付出什么,我一般都躺在床上看看书看看电影,去看一些文学作品,了解当代艺术。更多的时候是在睡觉,练琴再多也是提高技术,就像木匠,技术再高那也是一个匠人。我更愿意接受一些新的思想,提高思想,才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旁边的姑娘告诉马条,其实马条当年的经历和电影《深流不息》男主角深流的经历很像,她继续说着,这个电影是根据一个天才漫画家深流的真实故事改编的,他在公园里住了七年,推掉很多上班的工作,画了很多漫画传到互联网获得几亿点击,可最后却英年早逝。


马条听完:“我并不同情他,我们应该尊重他的选择,干嘛要去上班,当年我刚来北京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住在一个小破屋,没工作天天练琴,我可快乐了,天天吃面条,吃不完下顿接着吃,瘦的皮包骨头,别人都以为我是神经病,其实他们才是有病,他们根本不了解一个内心和思想丰富的人是多么傲慢,他怎么可能因为几百块几千块去上班向一个领导低头。”


封锁线马条 - 马条


马条说的这些有病的人在他老家也有:“那个环境都那样儿,见到有钱人或者职位高的永远都是哈着,就鲁迅小说里写的《闰土》,小时候多么灵活多么可爱,长大了以后就’先生好、先生好,”那个奴卑样就都出来了。我的那些发小都这样。真的是这样,我真是太佩服鲁迅了!虽然我选择了自己的路,但在某些人眼里我可能也是闰土吧。”


“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请你说实话。”马条突然问了我这个问题。


“一个纯粹的人”我说了我的直觉。


“那你是忠于自己灵魂的,因为你说了句实话,所以我觉得灵魂是存在的,那是因为你说假话的时候你的灵魂会告诉你,你现在在装逼。我创作的时候也是忠于自己灵魂的,我也有不忠于自己灵魂的时候,写出来自己很不满意,那就扔掉,这是很矛盾的存在,但这个过程是很美妙的。如果有一天你不忠于自己灵魂了,你做的一切越假就会越觉得自己完蛋了,很多时候社会环境会把一个人的灵魂搞坏,搞坏了他作恶他都不觉得。灵魂不是信仰,但信仰可以把灵魂洗涤的更纯粹。”马条很骄傲的谈着自己对灵魂的感悟。


undefined


说到这个感悟,我问他你是什么时候明白了这么多的,马条脱口而出:“大概是95还是96年的一个晚上吧,一夜之间就明白了。也没经历过什么,就睡了一觉而已。 ”


感谢:马条

致梦想

我们死磕到底

责任编辑:管理员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