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网之落 更新日期:2018-02-26 13:57:15    8人参与了访问

从去年12月落网突然遣散了所有员工,到大过年的(前)员工还在发微博讨要最后几个月的薪水,落网创始人胡建国却玩起了失踪,对很多与落网有关的人来说,这个年过得可不怎么好。


而几乎就在同时,落网的收费订阅项目停运;落网APP停止维护;北京和广州两处线下“落空间”停业——14年历史的国内独立音乐IP落网似乎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了。

undefined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从2016年开始,一直做线上网站的落网开始考虑线下发展以及商业化运作,而与一般的音乐类项目(如摇滚客)所采取的拉投资的常规做法不同,落网走了一条非常规的道路:


落网采用的是众筹的方式,一共从网友(很多都是落网多年的老粉丝)处筹集了超过300万的资金,这些参与众筹的被落网称为“共建人”,可以按照众筹款的比例获得相应的股份以及年底分红。


如果说APP也好,线下实体店也好,停运清算也就罢了。这几百个共建人可是真金白银的投了钱在落网的,他们中间有些人甚至是奔着投资的目的来的,因为当初广州路演的时候胡建国甚至说年回报有8%。


如今落网大厦崩塌,资金链断裂,几百位共建人的投资全部化为了落空间运营失败的亏空烂账。


undefined


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这大概就是落网之落给人最大的感慨。


但在落网的发展历程中,其实早早就埋下了今天大崩溃的伏笔。因为当初从“云南保山的小山村”里出来的胡建国大概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在“落网”这个项目上花过自己的钱。


在落网成立的早期,有两段非常耐人寻味的经历,做为一个网站,它的服务器竟然是先后由两位网友来购买或者提供的空间。而落网成立的前六年里,光是粉丝的“捐助”一项上,就给胡建国带来了超过10万元的收益。


这些数据被大喇喇地放在了落网的介绍里,这种“爱的供养”的模式也最终进化成了超过300万的众筹项目。


undefined
落网介绍


然而胡建国有一点没有想明白的是,“捐助”的意义和“共建人”到底是两个维度的,如果把捐助当做“爱的供养”尚情有可原;众筹的款项可是实打实的投资,且不论落网理应给共建人创造利润,至少资金的运用得有一个可信的说法。


而当落网资金链断裂以后,胡建国在共建人集体发难的情况下被迫提供的经营收支记录却漏洞百出:巨额的开办费、设计费和装修费究竟花在了什么地方?里面有没有做假账转移资产的嫌疑?为什么落空间只花光了共建人众筹的资金就宣布停业?


面对这一连串指责,胡建国没有给出正面回答,就像他面对几位前员工的微博讨薪时一样,在消失了很久以后,才在大年三十之前,一声不吭地把应发的工资打给了他们。


undefined
数据来源:虎嗅网《落网:一场“情怀众筹”的狼狈落幕》


落网一直都是一个很有温度的网站。毕竟对于大部分喜欢独立音乐的乐迷而言,确实没有太多主流的音乐软件在意他们的独特审美,再加上落网在这个垂直领域多年的耕耘,可以说在国内的独立音乐这个领域,落网具有遥遥领先的优势——当然,这也是建立在没有任何大头对它感兴趣的前提下。


但落网真的适合商业化吗?我想把落网这个十几年的IP在短短两年里做到大起大落的胡建国应该是没有想明白的。


落网从一开始就是做歌单为大家所熟知的,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他们拿得出手的也只有歌单,但你没办法凭着这么薄弱的东西来建立一个商业帝国。


undefined
收费订阅节目的“突然死亡”是落网全面崩溃的开始


我记得网易云音乐凭空崛起的那一年,就凭借着一个小小的功能——一键导入虾米歌单,从后者那里抢来了一大批的用户。


如果任意有一家音乐软件有心做这么一个小功能,或许只需要几行爬虫代码,落网的所有积淀就会瞬间烟消云散。


而我甚至还没有提到落网真正的硬伤:音乐版权。在“落网知识产权保护规则”中,落网给出的办法是被侵权人需要主动向落网发出书面的“权利通知”,落网才会移除相关的侵权内容。


当初摇滚客也是用这样的霸王条款,结果被扒皮被骂得狗血淋头,落网没有落下同样的恶名,可能只是因为独立音乐的受众圈子和影响力真的太小了吧。


undefined


所以落网选择了讲一个线下发展的故事,但胡建国真的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线下发展的路上吗?就算是摇滚客这样已经相对成功得多(至少真的赚到钱,拉到了正经的投资)的平台,线下也完全是赔本赚吆喝而已。


去年摇滚客的果酱星球搞得阵势似乎很大很成功,但是据知情人士透漏,如果不是谢春花的歌迷撑住了场面,恐怕现场气氛和上座率真的不容乐观。


这些年关掉的Livehouse又有多少呢?这里面有很多甚至是早就已经在业界混得门儿清的老油条,他们尚且碰了一头灰,落网这样的外行又凭什么能进去分一锅羹呢?


更何况胡建国在落网线下的运作上,管理真的很糟糕啊。


undefined


最后我想讲一个小故事。2014年时,正是播客(网络电台)行业风口浪尖的时候,BAT这样的巨人也都纷纷花钱跑马圈地,当时滚堂手里光是拿到的独家合约意向都有好几份。


如果你订阅摇滚天堂电台的时间够长的话,大概也会记得那个滚堂一周四更,栏目和主播一大堆的热闹时代。当时我们曾有意跟落网合作一个项目,用落网的歌单做一档节目。结果聊了半天,人家说歌单是核心内容,不能给。


我就醉了,歌单不是都在你们网上放着么?我拿去用你又能奈我何?这个东西本来就很难说有什么知识产权的,至于文案反正我们也得另外写的。


但是出于道义方面的考虑,我们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项目。结果过了两个月,落网自己就做了一个“落网电台”的播客节目出来了。


老实说,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的。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关键词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