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张慧生 更新日期:2017-03-29 21:09:24    9人参与了访问

    1994年冬天,当我第二次走进乱轰轰的“五匹”画室时,发现一个长发披肩,穿着一身皮衣,大冬天却脚穿凉拖鞋手拿吉它的人在自弹自唱。如此忘情的歌唱,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冰脊怜露于凉拖鞋的脚会随着节拍而拍打着地面,琴声如此流畅悦耳,无疑他的琴技也是我在此之前见过最好的。一首歌曲唱完后,经杨青介绍,知他名叫张慧生,是北京人。那段时间,我经常会倾听到他的歌声,有时我也会吹一曲口哨与他的吉它伴奏。多年来只要想遇,我们总会合作李叔同的《长长外古道边》那首著名曲子,很是和谐而生动。

    慧生不仅有自己创作的《圆明园的孩子》《九月》等很棒的歌曲,而且仿唱罗大佑、披头士的歌曲也非常逼真悦耳。有时在酒吧里,他唱得兴起后便会不顾时间而动情的唱了一首又一首,你会被他燃烧式的激情所感染,会随着他的歌声之乐而乐、悲而悲。在没有喝酒的情况下,他虽有江湖硬气,但还算礼貌,可等酒过三巡时,若他看你不顺眼便会开始用语言挤兑戏弄于人,之后开始比武操练。

    记得有一次他和马哲不知何故叫上劲,愣是在院子里如柔道功夫似地你来我往摔了七八跤。有一次,他和老朴、老郭、杨青等人,竟然因喝酒时言语不和便又撕打开了,那慧升和老朴拿起酒瓶把老郭打得头破血流,依然还未尽兴继续喧泻用劲打着,此时杨青大吼:“我们都是兄弟,你们不能这样往死里打啊”,一语提醒了他们,这才恢复了理智而停战。那段时间老郭头缠着纱布胶带,情绪更加沉默了!   

   片山经常是慧生欺负的对象,那天,片山正站在院子里口若悬河,只见慧生从后面对片山抽脚底猛然抱起,把无法落脚于地的片山吓得半死,在空中双手乱舞而生畏。慧生为人豪放,每次来访总会买很多酒菜,背着他心爱的吉他,于品酒论事间给我们唱上几曲他的新歌,其中还有合唱部分请我们加入,却嫌片山音色跑调不让其出声。他和张东是死对头,俩人碰一起便会钉子扳子发动战争。有一次慧生去房山拜访李伟,赶巧了,不一会张东和紫青也来了。这下热闹了,俩人一见便开始唇枪舌剑,反唇相讥,慧生出硬招,张东以柔克刚,争来争去他怎么也讨不到便宜,情急之下烈性的慧生去厨房拿来把菜刀,李伟拼命的左挡右挡才没出事,那张东更是愤恨地提前告别扬长而去。

     慧生和荣荣举行婚礼了,他特意诚恳地相邀我们参加。事又真巧了,我们动身前刚好张东夫妇来访,朋友结婚喜庆自是好事,张东就随我们一行前往庆贺。只见,新郎慧生门口一一以礼相迎,可当他看到那轰世魔王张东也来了,立刻大失悦色,找到片山质问“是谁带他来的”?片山说:“你问老刘”。一旁无奈的我只好委婉地对慧生说:“有我在,你尽管放心,不会闹事的”。酒席开始后,我特意让张东坐我旁边,以便当他难以自制时我会立刻提醒并适时阻止他。这位仁兄也是明理之人,今天是慧生的婚礼,自然顾不上与张东叫劲失和。记得那天诗人黑大春和夫人也来了,还深情地朗诵了他的一首新诗算是对新婚燕儿的祝福。在大家的提议下,我也激情地朗诵了大春那首著名的《圆明园酒鬼》为大家祝兴:

这一年,

我常常从深夜一直喝到天亮;

常常从把月亮端起来,

一直到把星星的酒滴喝光;

只是,

每当我望着那棵干枯在瓶中的人参的时候,

就好像看到了我那把死后的骨头。

那时,

我就会从坟冢伸出没有一点肉的酸枣刺,

拉扯住过路人的衣裳,

跟他谈谈爱情,

谈谈生命,

也随便谈谈死亡。

那时,

我就会从杯底般深陷的眼窝中嘀嗒出最后的一点点眼泪——

因为我深信,

我永远是这块亲爱的土地上那个呕吐诗句,

像呕吐出一朵朵呛人的花的那个春天的圆明园酒鬼!

 

     圆明园画家村解散后,慧生因难舍对圆明园,便和妻子荣荣搬到公园里边的村庄住。有一次,大春和一个女朋友来访,因此特意邀请我过去,晚饭后我们散步于漫天大雪的公园里,那历历在目往事的阵阵回忆和颠沛流离的残酷现状,真的好让人感慨……

    不久,慧生又搬到东四十条住。一天他看到北京电视台对我的访谈节目,便到我当时住的朝阳区北皋村小屋道贺,两人正在喝酒时,岂料他的老毛病又犯了,没事找事地说:“老刘,你头发乱了”,我随手摸了一下道:“没事”,他仍然喋呓不休地说:“你头发乱了”。顿时我明白了这家伙要开始找茬,心里暗自思量必须镇住他。我直视着他的眼睛,严历地对他吼道:“你他妈的好好喝酒,别没事找事,如果不好好喝,立刻滚蛋”,这一吆喝总算稳住大局,兄弟俩又继续喝酒直至深夜。记得那天我们谈了很多,第二天我们一起参加了朋友的展览酒会,从此一别兄弟俩再没相见。

    2002年冬天,一位朋友突然打来电话,告知他在北大附近的家中自杀了,闻此噩耗我的心颤抖而沉痛。不久的一天上午,李伟来电问我是否到八宝山参加慧生的葬礼?我沉重地说:“在他生前绝望时也没能安慰帮助过他,我就不去了”。

    慧生兄弟,虽然你已远去,但我深信许多和你有缘相处过的兄弟,一定会铭记你的豪放、笑容、激情和歌声。你超凡脱俗的任性、不计结果的燃烧正如你喜欢的《柯特·科本》所言一样,“与其苟延残喘,还不如从容燃烧”。

                                                              2011.1.29 北京 牧源

 



1996年春,我和两朋友在北京音乐厅办展览(右一白衣者是慧生)

 


圆明园艺术家村1994年5月1日圆明园露天画室三人展上从左至右片山空,四毛,刘英杰,李蓉,张慧生,杨清,蒋浩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关键词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