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版权竞争2.0时代:扶持原创成潮流 更新日期:2017-05-12 10:09:41    8人参与了访问

 

虾米最近正式启动了新一季寻光计划,这是虾米第二次推出寻光计划,也是其经历了2016年的震荡调整重回阿里音乐中心位置后,对外公布的第一个大动作。

2014年即推出寻光计划的虾米,是在线音乐平台中较早涉及扶持原创的玩家,现在,扶持原创的阵营已经越来越强大。

扶持原创已经成为在线音乐平台的新潮流,两年前,在线音乐平台们争夺的重点还是传统唱片公司的原有版权。这些如今价格随着市场水涨船高的昂贵版权,包括大众耳熟能详的巨星、名曲,也有大量知名度相对较小的歌曲。

不过市场关注的重心正在慢慢发生转移,直接表现是越来越多的资金与资源,在往原创音乐倾斜。

对于萎靡多时的内地音乐产业而言,在线音乐平台投入原创音乐的做法,意味着行业链条上的互联网势力,正通过平台优势重建秩序。在这场版权争夺的2.0版战争中,资本实力雄厚与否,仍是决定盘面比拼结局的关键。

重塑从0到1

在线音乐平台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挖掘更多原创歌手和歌曲,此前,这是属于唱片公司的领地。

“唱片公司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样过着苦哈哈的日子了,音乐实现正版化后,他们每年光靠版权就能收到十几亿甚至几十亿的收入。”一位在线音乐行业从业人士对腾讯科技介绍,“但经过前面十几年的萧条,唱片公司们在人才储备、行业嗅觉上已经退化,他们现在很难打造出真正有影响力的歌手。”

音乐行业中内容生产者能力的下降,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难有新歌、新歌手冒出来。

对于这一点,在音乐行业干了快二十年的飞行者音乐科技创始人曾宇表示,在当下的传播环境里,一个艺人最难的是从零到一的这个过程,这个过程艺人可以自己干。

曾宇的合作伙伴,2015年加入飞行者并出任CEO一职的李戈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唱片公司会变得更垂直、更细分。因为“替艺人选歌、替艺人制作、替艺人搭配衣服,甚至教艺人怎么去回答记者的采访,这些都崩塌了。”

在曾宇看来,“其实严格地说,现在唱片公司都做不了从零到一这个工作。”

因此即使一个新人再有才华,唱片公司也不敢去签。飞行者现在签人有几个标准:在自媒体上有展示能力,有一定粉丝基础和一定的作品量。

“如果他要是零,你会发现你给他什么东西都是负分。”

虾米音乐推出的寻光计划期望提供的,便是帮助底层歌手实现从0到1的过程。

在传统的音乐产业链条中,内容制作、渠道以及发行由不同主体完成,但如今由于内容制作方唱片公司的衰落,一些互联网音乐平台开始向上游渗透。

以虾米寻光计划为例,在整个寻光计划中,虾米提供的不只是歌手们传播歌曲的平台,而是从发现歌手开始,介入整个环节。

据虾米寻光计划团队介绍,寻光计划首先会根据虾米音乐数据及专业评审,挑选出有价值的歌手,并帮助他们制作专辑,为他们提供专业的音乐培训和服务,之后通过线下巡演等线上线下结合的营销方案,帮助这些歌手成长起来。

除了虾米之外,2015年,QQ音乐推出平台开放策略,酷狗音乐推出了一亿元扶持音乐人的计划;2016年,网易云音乐公布石头计划,宣布投入2亿扶持独立音乐人;2016年重回市场的百度音乐也在推原创。

不过在扶持原创的具体策略上,各个玩家的玩法都有不同,与虾米往挖掘、包装歌手的上游做法相比,网易云音乐更多是通过提供个性化推荐、歌单、校园巡演、线上资源倾斜等方式,帮助已经有成熟作品的歌手更上一层楼。

无论具体做法如何,显见的趋势是,渠道往内容延展,内容方尝试做渠道,音乐人开始做行业,新来的直播大军也盯着音乐这块蛋糕,还有口味飘忽不定的用户。上下游的界限、不同角色间的差别已经十分模糊。这意味着,一名怀抱音乐梦想的歌手,要想从默默无闻到被大众熟知,其所以来的路径已经发生改变。

在从0到1的过程中,互联网力量已经是主要角色。

版权竞争走向2.0

一手握有渠道,一手伸向上游,在线音乐平台们似乎拥有重塑整个产业的野心,但在一些在线音乐行业的从业者看来,音乐行业新秩序尚未建立是出现这种情况的真正原因。

“我们肯定不会去做歌手经纪,我们还是希望音乐内容能有专业的人来做。”一位在线音乐平台的从业者告诉腾讯科技。

但是当前,由于传统音乐的生产方唱片公司失去了塑造影响力的能力,身为平台的在线音乐玩家们,因此选择进行更多尝试。

行业健康秩序和良性循环系统尚未建立是平台们做出超越渠道角色事情的原因,同时,对版权的争夺也影响着大家投入原创音乐的决心。在一位产业人士看来,“纯粹从互联网音乐平台这个价值来说还是在版权这块,而所谓版权就是曲库。”

在线音乐行业曾经掀起过激烈的版权争夺战,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相关规定的出台,促使版权争夺战真正尘埃落定。失去版权控制力对平台的影响是显而易见,曾经因百度MP3风行一时的百度音乐,便因为缺乏对版权的提前布局,而在正版化浪潮中提前离场,从百度剥离与太合达成资本合作,成为太合布局音乐产业的一个渠道和线上平台。

一方面,已有唱片公司版权的争夺几近尘埃落定,另一方面,新版权的匮乏,让互联网音乐平台们感到焦虑,无法提供新的内容消费,这将影响到用户的使用兴趣。

双重因素作用下,扶持原创成为平台们的共同选择,无论是寻光计划从发现草根音乐人开始,还是网易云音乐对原创音乐人倾斜资源,即无论是去打造原创音乐,还是搭建平台和体系吸引原创音乐。在传统唱片公司版权争夺已经落定的背景下,对原创音乐的扶持和争夺,意味着在线音乐平台们的版权之战已经进入2.0时代。

与版权争夺战的第一阶段相比,版权之战的2.0时代比拼的将不仅仅是资本实力,更将全方位的考验平台运营能力。但在行业寻找到健康的商业模式之前,要提升平台竞争力,资本仍是一切的前提。

资本仍是拼杀前提

越来越多玩家加入到扶持原创的阵营中。

2014年还做着传统唱片公司业务的飞行者,如今已经改名飞行音乐科技,成立的第十年,飞行者推出了自己的APP“小样儿”,涵盖了用户听歌、音乐人创作分析、商业版权购买等简单功能。这块业务由CEO李戈负责,他告诉腾讯科技,希望互联网的工具性可以在他们的探索下,跟他们的音乐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自体系。

过去两年,还有音乐人接连不断的选择成为行业实际操盘手,前有郑钧携合音量加盟太合音乐集团,并出任首席架构官,后有汪峰亲自打造APP碎乐。

“国内关于音乐版权保护的法律仍显薄弱,靠道德的力量更是难以约束,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是构建好的商业模式。”汪峰告诉腾讯科技。

做音乐的成本并不低,按照著名乐评人、曾任屌丝男士大鹏经纪人郭志凯的标准也就是专业水准,在国内正儿八经做一首歌,在5万到6万人民币,10首歌60万,还不带宣传费用。

“一首专业水准的歌被制作出来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编曲、作词后,需要制作人全面展开,比如说这个地方我需要吉他,这个需要贝斯,想办法融合。包括录唱,唱完以后可以调,吉他的声音强了,降低;贝斯声音低了,调高;人声这块尖了,修一下。”

对尚未出名的歌手而言,这样的成本显然太高,但对决心投入原创的音乐平台而言,这只是其庞大投入的微小部分。

在业已推出的在线音乐平台扶持计划中,腾讯音乐(旗下包括QQ音乐、酷狗、酷我)、网易云音乐均曾对外表示投入将在亿元级别。而尽管虾米方面尚未对外宣布具体投入金额,但据腾讯科技阿里音乐对这块业务的投入决心很大,投入力度将超过市面已经宣布的原创扶持投入资金规模。

在玩家陆续加大扶持原创音乐筹码的同时,一个不可忽视的现状是,在线音乐平台们仍旧面临着如何盈利的拷问。随着音乐正版化的施行,由大量正版曲库为基础的在线音乐平台就已经成为了巨头的游戏。

不久前,网易云宣布融资7.5亿元,据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的介绍,融资资金主要投入在产品、内容还有版权以及上下游生态上面。

而经过2016年的动荡之后,重回阿里音乐牌面中心的虾米,如今也获得了来自阿里体系的更多资源扶持。今年3月21日,阿里宣布收购大麦网,据腾讯科技了解,大麦未来将与虾米进行深层次的打通,曾承载了宋柯、高晓松打造线上音乐生态的阿里星球,则将更多与优酷打通。这些动作的目的是为了帮助虾米构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音乐服务,要完成这个布局,资本在其中的力量无法忽视。

作为国内在线音乐行业的巨头,腾讯旗下QQ音乐和中国音乐集团(CMC)合并成立的新音乐集团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显然仍旧拥有强大的资本实力。

音乐市场的可观前景将吸引巨头们持续投入,能否有足够的实力走到最后,将决定着自己能否吃到最后的果实。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关键词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