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马齿民谣 > 大字报

洪启谈民间音乐:只能被记录,很难传承了

时间:2012-12-10 15:27:23  来源:网易  作者:未知

点击进入下一页

▲“民谣诗人”洪启周五来深演出。(受访者供图)

  8月30日晚,“民谣诗人”洪启将携全新个人专辑《黑夜的那颗心》在深圳上步根据地酒吧举行新专辑全国首唱会。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时,洪启说:“不媚俗,不去迎合时代,拧巴、较劲,这就是我的创作状态。”

  新歌一半偏摇滚

  《黑夜的那颗心》是洪启继《红雪莲》、《阿里木江,你在哪里?》、《九棵树》和《谁的羊》后推出的第5张个人专辑。不少乐迷听过之后发现,新作品的风格略有变化。洪启介绍道:“有5首歌基本延续原来的风格,另外5首歌是对过去的颠覆。过去以木吉他弹唱为主,新歌比较偏摇滚,可以说一半是过去的我,一半是全新的我。”

  在前面几张专辑中,洪启喜欢用音乐讲故事,例如《阿里木江,你在哪里?》讲述了一位父亲寻找走失的孩子的悲伤故事,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新专辑中则少了故事,多了诗意。“这张专辑不太讲故事,而是通过一些微妙的意象让听的人自己去感受,像《乌鸦和麻雀》、《黑夜的那颗心》。”洪启如此比喻,“就像我抛了一个球,什么颜色我自己也没看见,剩下的就让听众自己想象。”

  在新专辑发行之前,其中的单曲《我想,我想》就已在微博上为人所知,许多网友都表示深有共鸣。洪启说,这是一首写实的歌,不是抱怨,而是批判。“我在批判这个社会的价值观,爱情不在,出的书也是轻飘飘的。现在出书都在讲销量,书本重了,传达的东西却轻了。”在这首歌中,马条、艾尔肯、张楚、杨嘉松、钟立风等音乐人也都参与了演唱和MV拍摄,“我想要传达一种理想主义,所以我找了这些人,大家对音乐都有一种理想化的情怀”。

  在音乐创作中提出思考

  很多艺术家愤懑感慨自己没有赶上好时代,洪启却在微博中这样说:“我很清楚我的歌曲和这个时代的关系,我不会改变。……没有好时代,你在其中的时代,就是对的时代。”他解释道,“我的歌曲不太被这个时代接受,我会对这个时代提出一些看法和意见,但你想表达一个想法,大家没兴趣也没时间去听,觉得太凝重”。即便如此,洪启依旧坚持在音乐中提出自己的思考。

  在创作过程中,洪启一直都保持着自然平和的状态。“我的歌曲本身就不是很商业,也不指望它流行。它是针对对文学、艺术审美有一定追求的人群。”对于听众的感受,他也不甚在意。“每一张专辑、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命运,有缘就听到了,听众们怎么样我也看不见。有的人会有呼应,在微博上表达一下,但这种呼应大部分都对我没什么影响。”

  洪启认为,学习和创作都是无止境的。“只要是我能掌握、能学习的,我都会去尝试。”他透露,“我最近在做一个世界音乐体系的东西,这是一种更加开阔、没有强烈归属地的音乐,更加开放、多元。在题材上回到本体,更具新疆特色,表现方式更多元,可能会将爵士乐与新疆乐联系在一起。”

  更愿意做新疆“传歌人”

  多年来一直坚持民谣创作的洪启被业界与乐迷称为“新民歌旗手”、“民歌的理想主义者” ,但这些头衔对洪启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这些都是十年前的头衔,对十年前的我有意义,现在时代变了,自己的心理也变了,所以不需要了。”

  谈及另一个头衔——新疆的“传歌人”,洪启却感到很荣幸。生长于新疆的洪启,在创作中会不自觉地引用新疆元素。“我觉得这个称谓比较好,它表现了一种文化的交流和传承,而且这种身份更民间,是艺术和音乐需要的东西。”

  然而在多年行走中,洪启发现,民间音乐正在逐渐消亡。“它只能被记录,很难传承了。你能指望现在的藏族孩子天天唱老民歌吗?不可能。它很多地方也不太符合现代的审美情趣了。”

  不惑之年心态更坚强

  8月24日,洪启在北京举办了首次个人摄影展——“边陲”。有网友评论道:“听过洪启老师的歌,这次又看到他的摄影作品,感觉到艺术是共通的,这震撼无法用文字描述!”对比音乐和美术,洪启作出了更加形象的阐释:“一个用耳朵,一个用眼睛,眼睛用来观察,耳朵用来倾听,这两样都连着心灵。”

  面对不断变化的时代与社会,已步入不惑之年的洪启早已做好了准备。“40岁了,人要活得更坚强嘛。”他坦然笑道,“40岁以后的人生,社会对你的反弹更强大,压力也会越来越大,生活状况、心境都会改变,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感也更强”。洪启不否认自己的悲观,“没办法,这就是社会现实。当你越来越发现生活没那么乐观的时候,就要坚持一个强大的内心”。(深圳商报记者 祁琦 实习生 曹黄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