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马齿民谣 > 大字报

木玛:20年5张专辑,最闪耀的摇滚明星将重新上路

时间:2020-06-07 19:30:21  来源:  作者:

  当鼓手胡湖要走时,木马乐队正在录制那张著名的《果冻帝国》,经济状况非常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主唱木玛理解他,但也对他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把这张专辑的鼓录完再走。

  最后,胡湖每首歌打了一段就离开了,而最终的整张专辑是采用拼接的技术完成的。

 

  之后贝斯手曹操表示还是想做第一张专辑那样的音乐。

  那天他俩在一个小饭馆里,曹操说:“我不想舔流行的屁股。”木玛则回答说:“舔地下摇滚的屁股也是一件很傻X的事。”

  于是,这支在中国摇滚史上享有盛誉的乐队,就这样停下了脚步。

  坐在我面前的木玛很平静的讲着这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他强调这不是解散,只是停止。

  在我心里,国内能把黑暗和浪漫结合得如此恰如其分的,就只有木马乐队了。没想到,其核心人物,主唱木玛此刻就坐在我面前。

  他穿着黑T恤,带着标志性的黑帽子,身形健朗,安静地坐在沙发上。

  他真是那个在舞台上舔着伤口、藐视一切的狮子吗?

  “我不想被任何规则束缚住,包括摇滚乐本身。所以我每一张专辑都在变化。好玩的人玩流行一样出色,无聊的人玩地下摇滚也会是狗屎。我只做我自己。”

  聊到这,我心里似乎确定了。他就是那头狮子,那个独一无二的木玛。

  从木马乐队到木玛&Third Party,背叛这个词一直围绕着他。除了音乐风格的变化外,他被安排在了一个腻想的老套剧情里:一位小有名气的主唱抛弃乐队,签约大公司,过上了年薪百万的奢靡的生活。

  这么多年,他从未公开辩解过这件事。他只是在用更多新的作品,沉默的反击。

  确实,木马解散之后他签了一家海外的公司,经常出入一些国际时尚活动,代言过各种大品牌,商业价值飙升,也有了自己的明星圈。

  范晓萱、舒淇、张震、黄大炜这些朋友都是在那段时期认识的,他们也都是他的粉丝。在木玛心中,他们不是什么大明星,都是掏心置腹的兄弟。

  “从他们身上,你不会看出一点娱乐圈所谓的那些金迷纸醉,反而能从中感受到那种对生活的放松和热爱。”

  比如黄大炜能从台湾专程赶到成都小酒馆,然后突然出现在木玛的演出现场,与他同唱一曲The Doors的《Roadhouse Blues》;范晓萱则能在连续拍完一天戏凌晨两点拿着一瓶威士忌出现在酒吧,与他畅谈到天亮。

  木玛说:“在这几位这些所谓的娱乐明星身上有一种丈夫气!”

  此刻,我能看到他眼中闪出的欣喜,人与人之间没有隔阂的友情无比珍贵。

木玛和范晓萱

  那时木玛表面风光,其实个人经济状况也就一般,大部分收入都花在了专辑制作和乐队开销上。之后他也慢慢脱离了那家海外公司,但这段经历木玛非常看重。

  “我喜欢变化,讨厌无聊,不管是音乐还是生活,这段经历教会了我很多。”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明星朋友,木玛还和桂纶镁在澳门为一个意大利的时尚网站拍过一段8分钟的广告,导演是王家卫的摄影师夏永康。

  这是他第一次拍商业广告,当时前一天刚跟交往了七年的女友正式分手,到了现场基本谁都不认识,周围的人也都在说着听不懂的粤语。

  其中有一个镜头非常难,需要助跑拿着一根拐杖砸一面镜子。导演和木玛说,这个镜头很重要,但我们只有一块镜子,一次砸不好,就没下次机会了。

  他咬了咬牙,努力练习了好几遍之后一口气漂亮的完成了这一条拍摄。在场的所有人为他鼓掌,都觉得他完成的非常完美。

  这种来自不同行业的人给他的肯定,让木玛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木玛非常重视这种职业的品质。MV刚拍完后,他又马不停蹄飞到日本去参加Summer Sonic的演出,演出完化身歌迷观看压轴的红辣椒乐队。

  怕离场拥挤,木玛就提前就撤离了舞台区域,一个人坐上大巴车等着。Summer Sonic有一个惯例,就是在最后一位嘉宾演出完后,现场会燃放大量的礼花庆祝。

  可就在此时,由于车上的灯光太亮,玻璃反光,他并不能很好的欣赏美景。木玛正感遗憾之时,车灯居然熄灭。他好奇得往驾驶座上看过去,司机正回头对着他微笑。

  车上可就只有他一位乘客啊!此刻,灿烂的烟花在天空绽放,木玛的内心温暖极了。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给列侬、奥巴马拍过照片的摄影大师安妮·莱伯维茨,曾经为了给木玛拍一张照片,贴了他一墙的照片做研究。当时木玛走进房间,整个人都看傻了。

  大师和他闲聊时问他喜欢什么音乐,木玛说The Doors。后来在拍片的过程中,大门的音乐就突然响起了……

  木玛聊起这些细节来非常的激动,“这么多年,我都在寻找这些美好的东西,并把它们变成歌!”

  坐在他对面的我也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这种人生多么精彩!这样的音乐也一定迷人!

  后来木玛离开了这家海外公司签了新东家,2012年发表了一张探索新风格的专辑《进化》。但不久后他和这家公司之间又出了些问题,专辑的宣传以及乐队的发展就停了下来。

  从2012年到2015年,整整3年,乐队都处于不正常状态,虽然巡演和商演都有,但每个人都开始有各自的事情。排练有迟到的,甚至还有缺席的。

  有一天他的好朋友音乐人黄勃对他说:“我看你们乐队在一起从来不聊音乐,这太不正常了。”

  木玛也深知这一点。2015年10月与公司合同到期,Third Party正式解散。

  木玛说“我曾经请教过一位佛教师父,问他出家人最应该做什么,他告诉我应该修行。我想音乐人也应该是这样。如果他都不聊音乐,还是一名合格的音乐人吗?”

  说到这,木玛就聊起了中国摇滚乐。他不喜欢滚青常说的“死磕”,而更愿意用“专注”这个词。

  “现在最不好的现象就是把摇滚乐分成两种,一种是摇滚,一种是中国摇滚,这件事本来就没有国界。”

  “国内乐队在舞台上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对着观众喊:你们是最牛逼的!到底谁牛逼?台下的观众明天还要继续上班,还要继续被老板骂。这是牛逼吗?你为了煽动他们就这样欺骗?”

  “不要把摇滚精神挂在嘴边,不要靠表演、作秀欺骗观众。好好做音乐,好好唱歌,因为只有音乐是骗不了人的。”

  解散了Third Party,现在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一周前刚发表了一首新歌《纯洁2016》。

  虽然是老歌新编,但木玛表示就是当成新歌去做的,里面的想法和元素都是新的。

  本不太关心评论的他这次却特地很认真的看了几眼。新歌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上线1小时评论就过400了。木玛非常开心能收到这么多老歌迷鼓舞人心的留言。

  这是一段新的旅程。他又组了新乐队,开始定期在早上排练。

  木玛说:“人一旦改变了自己的一些习惯,连身边的朋友也会换一批,这很神奇。我很享受现在这种面向阳光的健康状态。”

  就像这次新版《纯洁》里加的女声朗诵一样,代表着积极向上的坚决:“繁华之处,难以为梦当我回来时,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真正的纯洁是没有的。但在某个时刻,你或许有过这种真实的感觉。而寻找这种真实感觉的过程,就是木玛的音乐给我带来的最大的意义。

  最后,对于歌迷,木玛想说一句话:“祝大家保持一双残酷的眼睛,和一颗极度浪漫的心。”

  这或许也是摇滚乐的全部吧!

  (来源:微信公众号“摇滚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