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马齿民谣 > 民谣圈

沉寂十一年,声音碎片自由归返大地

时间:2012-12-10 15:27:26  来源:知乎  作者:鹿野子

十一年前声音碎片以专辑《把光芒洒向更广阔的地方》向世人呈现出了他们在而立之年关于摇滚、关于诗歌、关于人生的独特见解。“沉寂”了十一年之后的声音碎片,终于推出了他们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没有鸟鸣,关上窗吧》,如果说《把光芒洒向更广阔的地方》是他们在而立之年的巅峰之作的话,那么这次的《没有鸟鸣,关上窗吧》则是他们在不惑之年完成的一次大升级。

 

《没有鸟鸣,关上窗吧》专封,体现声碎一以贯之的浪漫、抒情、唯美气质

这张专辑无论是从编曲创作,还是从混音制作都属国内一流水准。专辑唯一不变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在歌词的创作撰写上依旧是充满了无尽的诗意,给人无穷的想象空间,从专辑的名字《没有鸟鸣,关上窗吧》就可以看出主唱马玉龙对于诗歌的执着与热爱,这个名字来自于美国著名诗人罗伯特·佛罗斯特的一首诗:

《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现在,关上窗吧,让原野安静下来;
如果必须,就让树木悄悄摇晃;
现在,没有鸟鸣,如果有,
那一定是我错过了。

在泥泞重现之前,会有很长时间,
在第一声鸟鸣之前,会有很长时间:
所以,关上关上窗吧,别去听风,
看风搅动一切。

这些唯美诗意看似和狂躁摇滚丝毫不搭边,但声音碎片却完美的将二者结合在了一起,他们是迷幻的,他们是“美”的制造者,他们是有着超强画面塑造力的,在他们人声、器乐声的渲染之下,这些歌词仿佛有了新的生命,空旷且无比的自由。他们似回归大地,却又像是无限地接近天堂

 

声音碎片

开篇的《神游》一下子就把人从十一年前的《把光芒洒向更广阔的地方》中抽离出来,它既保有声音碎片独有的韵味,但又在匈牙利混音师Barnbas Hidasi的加持之下升华了整体的音乐质感,让整首歌听起来更加的自然顺畅。Intro的萨克斯和鼓声把声音碎片的迷离色彩彻底的渲染开,在马玉龙的vocal响起时你能感受到一丝丝的真实感,马玉龙不是唱功型主唱,他没有超高的vocal技巧,可是你却能领悟他声音里的所传递出来的生命力,他能让你真真切切的相信此刻你就在他的音乐意境之中

 

马玉龙的歌词有个特点,全词基本没有任何的押韵,更多的是去表达他内心的诗意世界,且这种不押韵的歌词丝毫不会让你觉得突兀

Alex Morri的鼓声是《致我的迷茫兄弟》中的一大亮点,长达一分多钟的紧凑鼓声前奏完全没有一点拖沓感,且给整首歌做了一个完美的铺垫,在陈缘的超高音和声搭配之下,瞬间点燃了歌曲的情绪,而马玉龙在人声演绎上也同样是无比的紧凑,层层递进式的唱法,给人无限的力量,就如歌词“请你把鼓声敲的响亮/飞扬的不该止于这里”所描述的一样,这位来自美国的鼓手Alex Morri把鼓驾驭得出神入化,仿佛每一下重击的鼓声都充满了鲜活的摇滚血液。

 

 

其实声音碎片不乏励志的单曲,像是《陌生城市的早晨》里的“除了勇气我们一无所求/除了失去我们没有遗憾”,《顺流而下》里的“顺流而下/把梦做完”,再到这次的“你不是谁的一颗棋子/你不要轻易变成工具/你发誓完整你的生命”,这首《致我的迷茫兄弟》不仅是马玉龙送写每一位在低谷中、迷茫中人们,也是他送给自己的鼓励,就像歌词最后的一句“这不是孤雁离群悲鸣/这声音来自西南之南/他孤独却无限清醒”。

 

这首歌的层次是极为鲜明的,就与开篇长达一分多钟的前奏一样,结尾两分多钟吟唱和器乐solo也是这首歌的一大亮点,激昂的鼓声搭配着马玉龙的呐喊式的吟唱与和声陈缘极有穿透力的女声,听起来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专辑里的两首纯音乐《伊斯特伍德》和《小凉山》像是把专辑分成三小部分,《伊斯特伍德》中雨声与口哨声,《小凉山》中的鸟鸣声、火车声与哼唱声都像是在让听众再次静下心来去感受大自然最真实的声音。

 

《送流水》是专辑中最让我感动的一首单曲,马玉龙也像是对“流水”有着特别的情怀,专辑里的好几首歌都出现了“流水”这个字眼,像是《送流水》中的“流水啊/别回头”,《不惑之年》的“流水啊流水/送我直到夕阳”,《少年游》中的“愿流水缓慢/把你们送到故乡”,《送马玉华到2011年》里的“明日送你/你送流水”。

 

在《送流水》中你能深刻的感受到马玉龙内心的悲凉,我不知道“流水”具体所蕴藏的含义是什么,或许是一个人,也或许是曾经的自己,亦或者是现在的自己,但在马玉龙不断重复的16句的“流水啊/别回头”,我的心也跟着一起流动起来,非常的感动,特别是编曲中加入的小军鼓让歌曲情绪轰轰烈烈得释放开来。

 

《九月行歌》是一首抒情向的歌曲,整首歌仅用两个和弦就营造出了一幅唯美的意境,另外歌词也是充满了画面感,像是“你坐在鼓楼出神/怀抱一条大路/晚归的行人忧心忡忡/顾此失彼/京城的九月很美”,再到3分种之后的鼓声和键盘声加入,更加增添了歌曲的整体意境美,迷幻但又真实。

 

《望星空》采用了无前奏的形式,马玉龙以“先声夺人”的姿态紧紧的抓住了人们的听觉神经,歌曲的A1部分只有安静简单的钢琴伴奏,突出了“望星空”之前的平静,到“望星空的人/属于星空”开始,歌曲的编曲突然变得明亮振奋起来,马玉龙宣泄式的哼唱,仿佛一把利剑直击人们的内心。

在听《望星空》的时候,我脑海中闪过了王尔德的一句话: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我们都身陷井隅,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马玉龙的这首歌也像是在说“只要你心中有梦,你可以成为陶潜、你可以成为庄周、你可以成为东坡、你可以成为李白,亦可以成为斗士鲁迅,没人能禁锢你的灵魂,仰望星空的人,终究会属于星空。”

经过了前面几首激昂、明亮、紧迫的狂野之后,专辑在后半段的《不惑之年》、《少年游》、《送马玉华到2011年》也逐渐开始回归平静,“返璞归真”,《不惑之年》写出了马玉龙对于时间流逝过程中的遗憾,这首歌的歌词是浪漫的,它不缓不慢、不骄不躁的把“错过”以润物无声的手法呈现在了歌里,“你的歌/神游在纷纷扰扰人世间/遇见她/错过他/浑然不觉光阴急/有缘无份/当时不知”。

 

而《少年游》则更多是把马玉龙对于人生的感悟与体会叙述了出来,歌词发人深省,如“在丛林法则里/失败者没有名字/温饱是蚂蚁们/唯一的目的吗/”,“江湖是大人的/年轻的街头少年/别奢望改规则/你最好野蛮些/明白越早越有利”,“年轻的朋友啊,江湖并不是你想象的乌托邦,你更别想社会会为你修改规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勇敢的去反抗,别被洗脑,别被社会同化,活出你自己的色彩”。

 

结束曲《送马玉华到2011年》就抒情温柔到了极致,马玉华和马玉龙有着什么关系我们不得而知,或许马玉华只不过是马玉龙的一个替身,但无论如何,在这样的音乐中,你能轻易的感受到马玉龙对他最诚恳告别和祝福,“愿你随风/风清扬/一路平安“。

 

在声音碎片未发行《没有鸟鸣,关上窗吧》时,我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已经“消失”了十一年之久的乐队还可以依旧鲜活,就与马玉龙所说的“三十多岁是人生最尴尬的(阶段),青春岁月过去了,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写歌”一样,每一个歌手其实都在成长,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做出改变,这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三十多岁时的他们是躁动的,是迷幻美丽,四十多岁的他们虽然已然没有年轻时的那股“躁劲”,但他们依然是迷幻的是充满诗意美的,是叛逆的。

他们在这张专辑中展示出了他们在不惑之年那股冲劲,仿佛是在用音乐、声音大声的告诉所有人声音碎片心里的那团摇滚之火还在熊熊地燃烧着,声音碎片的摇滚生命还在继续。

 

 

发布于 2019-06-12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