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K.14乐队 -《谁谁谁和谁谁谁》

      曾有人说过PK14感觉上就像是一队阴郁的青年,在空虚的生活中捕获的低调剪影一般。当然他们也有吸引人的,就是pk14"穿戴朴素而干净"------ 在脏兮兮的朋克们盛行的98年,这样的字眼,让人喜欢。PK14的这张专辑是在瑞典乌默尔市"第二个家(second home)" 录音工作室混音制作的,瑞典制作人欧阳汉客(乐队为其起的中文名字)为唱片录制亲自前往中国,录制完成之后将母带拿回瑞典进行混音制作,期间制作人与乐队 为了母带的最终效果,曾将母带三次往返中瑞两国,经过多次的沟通制作,最终这张《谁谁谁和谁谁谁》的母带如期制作完成。

  • 木推瓜乐队 -《石敢当 活人秘史2》

      今日,传奇乐队木推瓜在BADHEAD厂牌推出了新专辑《石敢当》,实体CD发售。这是继《悲剧的诞生》(2016)、《孔雀》(2019)之后,木推瓜的第三张录音室专辑。《石敢当》也是“活人秘史”史诗性概念三部曲的第二部,与“活人秘史”第1部——《孔雀》相呼应。
      “石敢当”是木推瓜的一大创作原型象征,也是这张概念专辑的主题,而“泰山石敢当”是由四首歌组成的宏大的“摇滚组曲”,《孔雀》专辑中发了part1,而《石敢当》专辑推出了part234,其中part4是part1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演绎,构成鲜明的对照和呼应,愤怒的咆哮,化为沉痛的悲歌。宋雨喆说:“2000年左右树村时期我院子前屋⻆有个石敢当,那时就开始写了,雏形好像更荒诞些,涉及到⻤打墙、葬礼、张奶奶那锅上好的肉汤等,但我把笔记本丢在了贵州湖南交界某个地方了...... 2015年重组时我不想木推瓜里太多怪力乱*,想多些直接的呐喊,即便无从振奋别人也可以镇镇墙⻆路口,就换了写作思路,现在这部《泰山石敢当》都是2016-2017年写的。 ” 他说曾登临泰山,在凌晨日出时在五岳真形图石前定神,也带了两块石头,录音混音时常拿出来摩挲。
      宋雨喆曾如此规划“活人秘史”三部曲:复古,现代,未来。但曲目因故不断改换,使得原先的规划不得不重新调整,但一致的是,《石敢当》和《孔雀》这两张专辑在美学方向和制作思路上都有某种vintage色彩——vintage这个词不能简单理解为复古,它更多体现了一种连接过去和未来的纵深的历史感。宋雨喆称其实目前的规划已经不仅仅是三部曲,计划中多出了一张专辑,名为《彼岸束棒舞》。
      假如说木推瓜曾经制造过中国摇滚乐*令人不安的声音,那么这一次木推瓜要内敛得多,不再硬桥硬马摧枯拉朽,宋雨喆的唱也不再撕心裂肺。这张专辑有着更为深远的气象,充满了更多音色的交响和结构的巧思,尤其是吉他音色和合成器音色丰富而细腻的交织。贝斯手陈创远认为《石敢当》的音色和以前的木推瓜有很大的不同,鼓手李旦则认为这张新专辑“摒弃了木推瓜先前特意追求的不协调性,节奏上不像以前那么复杂难懂,但更具音乐性。”吉他手张方泽指出,《石敢当》做了很多吉他的声音设计,放大——调制——放大——调制,不断进行新的尝试。
      专辑收录了一首20年旧作《我谦虚死了》,这首歌*早叫《我的四季》;后来宋雨喆在为南德电台做杜拉斯《情人》广播剧配乐时,写了另一段词并改了曲子;木推瓜重组后又重新改编了此歌,但一直不够满意。此次终于正式推出这首木推瓜代表作的新版本。张方泽觉得,”今天的重新演绎更松弛一些,在编曲中还是体现了一些古典音乐的气质,尤其是本曲中的吉他独奏。器乐现在有了更好的密度,乐器之间更紧密地缠绕在一起,层层堆叠,里面有一种不安的力量。”
      《孔雀》中收录有一首英文歌,而在《石敢当》中也有一首英文歌《There Is No Bus In Front of Us》,这也是旅居柏林的宋雨喆创作的变化,下一张专辑甚至会有一首德语歌。
      《平行喜悦》是新专辑另一部宏篇,分成PART1和PART2。“Viva viva la musica”的歌声来自宋雨喆8岁的女儿露露(Lucia),有一次放学后的Lucia在街上踢着石头旁若无人地大声哼唱Viva viva la musica , 跟在女儿后面的宋雨喆深受感动。
      *末的《光彩之舟》充满了奇诡的嘉年华气势,它将承上启下,引出下一张专辑。宋雨喆说:“为了写这歌我买了本《中国职业大典》,但其实没用多少里边的,我更多的是写我见过和听说过的人物,比如被黑社会逼着喝滚烫开水的主持人,我早年的确在夜总会干活时碰到过。”
      《石敢当》的唱片设计延续了《孔雀》的形式,宋雨喆曾经发给设计师佑玟一张5岁儿子天根在柏林街头举着牌子游走的照片,这成为设计的核心意象,根据“石敢当”这一主题,又设计了古拙的字体,以及两个意象——断桩与残壁。佑玟说:“这是一个颓败的画面,这一画面直面某种现实”。而专辑中也有一些跳脱出颓靡的亮色,比如亮粉色,来自宋雨喆为女儿露露购买的一个小电机的颜色。
      由于宋雨喆目前难以从欧洲回国,木推瓜的新专辑巡演将推后到秋天。《石敢当》和《孔雀》两张专辑的黑胶版本也在制作中,将一起在秋天面世。
      张方泽这样评价《石敢当》:“它是我内心所想,摇滚乐当顶风而立。 雨喆的歌词一直没有变过,是我理解并喜欢的,力量还在,诚恳坚韧而有形,也有了更多的温暖。Viva viva La Musica!!!”
      当被问及是否依旧相信艺术介入时代、音乐改变社会的力量时,宋雨喆回答:相信。
      远处传来失真的消息
      活人趴在铅鼎上抽泣
      ——《泰山石敢当part2》
      一群少年接近喷泉
      抱着水花 接近勇敢
      ——《你敢》
      我把野兽的悲凉演示给你们
      就以野兽的罪名拷打我
      我和你们有个误会
      我一出生就窒息着忏悔
      ——《我谦虚死了》
      年轻人像管风琴一样
      一根根在地铁里长街上伫立
      看不清怀里的梦想 等着
      踏板踩下发出声响
      ——《泰山石敢当part3》
      竞争让你愉悦吗
      或者将你撕裂
      增长是万能的吗
      有着迷幻的本质
      ——《泰山石敢当part4》
      他醒来时
      眼睛像淡青的蜗牛
      呼吸如木簧管
      带着晕眩的喜悦
      ——《平行喜悦part1》
      没有人跳舞
      没人在歧路痛哭
      走进空荡的街道
      触摸妥协的艺术
      ——《平行喜悦part2》
      素不相识交集的人
      约好了在岸边跳舞
      琥珀色的天空
      驶过光彩之舟
      ——《光彩之舟》

  • 木推瓜乐队 -《孔雀》

      《孔雀》是中国摇滚传奇乐队木推瓜继重组后于2016年出版的《悲剧的诞生》之后出版的第二张录音室专辑。于2019年6月在摩登天空的传奇另类厂牌BADHEAD出版。
      
      专辑包含九首曲目,除了乐队四位成员,还邀请了众多欧洲乐手和制作高手参与,录音与制作横跨北京、柏林、爱丁堡。
      
      《孔雀》是木推瓜史诗性的概念三部曲《活人秘史》的第一部。在制作方向上偏于“现代复古摇滚乐”,与后续两张分别表现的现代感以及未来感的摇滚乐,将形成极大的张力。这张专辑大大拓展了乐队的创作思路,迥异于以往令人不安的怒目金刚,而思想气质上一如既往,如同泰山上的孔雀,孤高而圣洁。

  • 木推瓜乐队 -《悲剧的诞生》

      “我是多么享受制作你们的音乐,我爱它,不是因为我多熟悉摇滚乐,但也正是因为这个这张唱片对我来说是多么优秀!”
      ——Sean Magee (Abbey road 获奖混音师)
      
      “木推瓜《悲剧的诞生》是中国摇滚乐三十年历史上最好的唱片之一。”
      ——张晓舟
      
      “木推瓜乐队是十五.六年前我在树村听到的最好的一支摇滚乐队,他们都是非常用心做音乐的音乐人。他们无论从音乐风格、配器还有他们的想法和对时代的感触及批评精神我都是非常喜欢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就是现在,此时此地木推瓜又回来了!”
      ——舌头乐队 吴吞
      
      
      “穷喊佯怒的歌词的独特曲风、台风异军突起,统领风潮。”继2016年以原班人马重出江湖及签约树音乐之后,木推瓜乐队携全新专辑《悲剧的诞生》重磅回归!这是乐队成立十五年来的首张全长专辑,意义非常。
      
      《悲剧的诞生》延续了木推瓜乐队独树一帜的音乐风格,在艺术摇滚的基础上保持硬摇滚的粗粝与早期朋克无所顾忌的姿态,音色和结构充满了未来主义。同时,音乐上加入了更多新的想法,用十五年前没有的技术指标,包括各声部的修整、技术、音色等大量细节,内容更具现实批判性与戏剧性。“不会如20岁时任凭绝望和耻辱感伤害自己,这么多年练的是腰上横竖的弹抖力,跃起击杀也的更精准,而非自毁式。”
      
      专辑的终混是在英国爱丁堡完成的,母带制作乐队找到了给Pink Floyd、Beatles、U2混音的母带师 Sean Magee,“过一下那些顶级的承载过摇滚乐历史的硬件,也算是致敬了! ”
      
      从1998年初创,到2000年正式稳固阵容,木推瓜一直都是一支令中国惊世骇俗的前卫摇滚乐队。知名乐评人张晓舟形容他们“制造了中国摇滚最令人不安的声音”。关于回归,乐队表示:“摇滚乐,不管内在精神与外在声响,既要有冷兵器时代弓弩激射的劲力,也要充分利用热兵器时代的火力,这不,尘封十五年的克虏伯大炮再度上膛了!”
      
      2016全国巡演即将开启——6.24北京愚公移山、6.25上海浅水湾文化艺术中心、6.26武汉Vox Livehouse、6.29长沙46Livehouse、6.30广州乐府Livehouse、7.1南京欧拉艺术空间……这不会只是一次热血上涌的青春拷贝,摇滚没有界限,重要的是一颗受感召的心。

  • 木推瓜乐队 -《2001深圳现场》

      木推瓜在柏林完成了2001深圳现场专辑的制作。录音棚坐落在前东德斯塔西大楼, 墙壁厚重斑驳,迷宫般的地下室,老德产ADT48调音台,给专辑镀上了另一种色彩。
      这是一份几乎被遗忘的录音, 当时在深圳根据地酒吧连续录了三天现场,当时还有舌头、王磊与泵等乐队。
      
      对于这个现场录音,宋雨喆评价:我们2001年现场,很猛,痛苦也激奋,那就是摇滚乐!

  • 末裔乐队 -《末裔》

      《末裔乐队同名专辑:末裔》末裔乐队成立于2002年10月,乐队风格以前卫金属为主,音乐中加入了大量的民族乐器,是一支有中国特色并能够代表中国摇滚音乐水平的实力派乐队。末裔乐队的歌曲注重编曲和乐器演奏技术,其《时间》、《又见茉莉花》等作品在许多歌迷心目中已经根深蒂固,同时 被业内人士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被誉为极有发展潜力的乐队。末裔乐队欲与世界前卫音乐接轨,带动中国新音乐的发展。

  • 敏感之花乐队 -《敏感之花》

      花朵已经开了,
      
      我已经怀孕了,
      
      求你让我生下,
      
      这不合时代的孩子
      
       ——敏感之花乐队
      敏感之花乐队成立于1996年8月,乐队成员由词曲、主唱及节奏吉它梁旭,主音吉它唐艺,贝司周琦及鼓手张宏凯组成,主唱梁旭先前曾在“史诗乐队”、“NO乐队”“冷血动物乐队”等乐队担任过鼓手及合唱,技术功底优秀。敏感之花的歌曲风格以迷幻加入后PUNK的思想融入形成,乐队成立以来,先后去过青岛、桂林、北海、南宁、广州等城市参加过演出,在北京“大西俱乐部”“嚎叫”“忙峰”“17”等酒吧演出过,敏感之花乐队最近有三首单曲分别被摩登天空公司、镭典丽声公司收录。其中《五拍》收录于摩登天空有声音乐杂志1中。
      
      敏感之花乐队的音乐是融合中国古典宫庭音乐曲风之精髓的纯粹的东方迷幻音乐。“敏感之花”作品是超现实的。呈现的是一种境界,超出喜怒哀乐范畴的另一种思维形式,称为“另类思维方式”。其作品给每个人感受各不相同,达到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效果,与“禅”的作用异曲同工!是一种真正可以将人带入幻境的音乐。乐曲本身似乎就是幻境的化身。乐曲配器手法与众不同,“敏感之花”注重和声实际效果,不去理会从理论上怎么解释,而是运用最直接的手段体现某种意境。无所谓和弦,甚至于称为“音程”比较合适。其作品不刻意去赞美什么、叛逆什么,而是坚持自己的信念,用灵魂创作最为严肃的作品。其乐韵,可谓冥冥之中神“梵唱”点化万千芸芸众生、开悟不羁执迷的人性、抚慰怯懦无助的心灵、解放每一个乐手都具有非凡创作意识,和高超的演技术,是技术派的忠实捍卫者。
      我自己很喜欢。这几年一直在找CD。有愿意转让的朋友请联系我。

  • 美之瓜乐队 -《美之瓜9+2》

       当摇滚已成往事  
      
       2000年我来到北京之后,经常出没于各种酒吧,也看过各种大大小小演出,也认识了宋雨哲和小何他们,那时开心乐园还在,木推瓜也在。  
      
       我认识宋雨哲之后没多久,他就一个人去了西藏,木推瓜乐队也就随之解散。崔健帮他们在深圳录好的唱片的发行之日也就无限期押后。不过,他们仍是我眼中北京的地下乐队中最好的一支。主唱宋雨哲的创作和独特的嗓音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subjam发行了他们“美好药店”以及“废墟”的合辑“麻音乐”。收录了他们的几首单曲,其中包括那首著名的《哆嗦哆》。  
      
       后来,宋雨哲回到北京,听朋友说他现在对摇滚乐已经没有兴趣,而醉心于研究一些民间的东西。  
      
       而“美好药店”很注重戏剧性,他们的现场演出一直与行为艺术相关联,主唱何国锋画画、写歌、演话剧什么都做过,我也曾经看过他在NO.9和钟立风一起演唱流行歌。
       
       正如窦唯转向“不一定”,“木推瓜”“美好药店”这些曾经摇滚的名字如今都已经渐渐沉静,和那些或愤怒或华美的段落只能在旧唱片中寻找,小何成了有名的民谣歌手小河,在10月5日那场唱片首发的演出中,我们看到宋雨哲的音乐已经完全转变,但是音乐仍然是音乐,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那么,这张“美之瓜9+2”就是我们目前能看到的成绩单。这是今年4月某一场即兴演出的录音记录,参与演出者除了“美好药店”和“木推瓜”之外,还有民谣歌手万晓利和前野孩子成员张玮。当曼陀铃遇上电贝斯,当巴乌遇上萨克斯,当新疆手鼓遇上爵士鼓,会产生怎样的化学作用?
       
       中国民族乐、摇滚乐和爵士乐元素的恣意即兴发挥,改变不了前卫音乐的内核。10段无主题无标题无旋律无唱词的音乐,说的是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因为,听者有心。  
      
       很久没有看演出了,现在北京的地下摇滚,可能早已经换了新鲜的血液,但我仍然期待宋雨哲的新歌和小河的新歌,音乐始终是音乐。与才华和悟性有关,与表现形式无关。  
      
       另外,这张“美之瓜9+2”也是非主流厂牌“口袋音乐”衍生的“去年我流行唱片”独立发行的第一张音乐作品,与从前北京的地下音乐唱片不同,这是一张真正正式出版的唱片.

  • 美好药店乐队 -《请给我放大一张表妹的照片》

      “请给我放大一张表妹的照片”——这是这一代人儿时最酷的电影记忆之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中的游击队接头暗号,这表明了地下游击队式的立场和战略——和左小祖咒的《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一样,这是一张公开出版但不依附于任何公司,完全独立制作、策划、发行的唱片。甚至没进专业录音棚,但除了底鼓音色稍有瑕疵录音品质完全过关。这个接头暗号也隆重推出了一部悬疑大片,这部情节跌宕悬念百出的悬疑大片几乎冲垮了中国摇滚狭小的影院。假如非要说美好药店是一支摇滚乐队,那他们也是国内最具实验精神的摇滚乐队,小河在专辑首发纪念册上以尼采的名言表明了态度和方向——“我们想成为自身的实验和实验动物。”
      悬疑即无法定义。美好药店当然不像小河的民谣那么悦耳,也不像前卫即兴乐团“美之瓜”(小河领导的11人团体,发过一张唱片)那么令人掩耳,但美好药店既不是另类民谣,也不是前卫实验。无论是民谣、摇滚还是爵士、实验的缰绳都无法套中这匹野马,这是一支四不像、五马分尸的乐队,假如你说他们是摇滚,那么学金属吉他出身的小河现在却只信赖箱琴,而郭龙的手鼓和其他打击乐似乎也在加固乐队的民谣底子,但李铁桥自由爵士风范十足的萨克斯却焊铁般改变着几乎每一首歌的形状,这是“小河上的铁桥”,一片灵动、柔韧而又不失硬朗的风景。这就是为什么在李铁桥决定移居挪威两年后,美好药店必须完全改换风格,用手风琴手张玮玮入替李铁桥。假如非要解析,那么美好药店是民谣的根底,爵士的翅翼,实验的把戏,摇滚的神气。
      悬疑即游戏。即使唱民谣,小河的每一次现场都有很多即兴发挥,更不用说美之瓜本来就是纯即兴团体。悬疑即即兴,小河以及美好药店有的歌一开始就是在现场演出中即兴编曲编词编出来的,比如《24度》;这张专辑马戏团狂欢般的和音也有很大的即兴成分。美好药店听上去很Unplugged,没有失真,不玩噪音,也不是AvandGarde,要说实验,那么专辑中最实验的倒是《北京月讯》中那个电动玩具发出的狂笑,是的,实验即玩具,即儿戏。
      悬疑即戏剧。美好药店也是一个业余行为艺术团体,而他们的舞台总是充满形形色色的道具、装饰、表演,像一个小剧团。他们的音乐也像是多幕剧,充满故事和独白对白,《奇物葬礼》原本就是一个微型音乐剧,而小河也曾主演过一部叫《审判记》的实验剧。美好药店一首歌往往听上去像好几首歌,充满了太多的出人意料的转折,比如《棺木里太黑》就像包含了两首歌,而仅仅两分半钟的《北京月讯》音乐动机高潮迭起转换之快令人耳花缭乱,兼具脑筋急转弯的急智、百米冲刺的决绝以及临刑前狼吞虎咽的贪食;空白、停顿和重复也加剧着美好药店音乐的戏剧张力,《扎轮胎》末尾的数次停顿揪心得令人崩溃,而《奇物葬礼》不厌其烦的漫长重复,犹如《等待戈多》和东方禅佛之道杂交的奇异果;他们还随意制作间离效果,比如一声咳嗽、一句玩笑,在《苍老虫》中甚至突然跳出音乐进行自嘲:“……打的也没人报销,录这一段整整录了四百遍,什么歌唱四百遍还能有感情。
      悬疑即颤栗。倒不是说像鬼片,但这张唱片确实像一个接一个的幽灵白日梦,一部黑白残片,小河给很多歌都配了黑白画,用比亚兹莱式的扭曲夸张的曲线,在死亡与情欲的悬崖之间荡秋千。棺木太黑,尸布太白,时间,是苍老虫的欢乐颂进行曲。美好药店把幸福演化得如此病态,又把惊惧变成了狂喜。一个人应当病死还是战死?羞死还是闷死?乾死还是气死?《北京月讯》中那个玩具令人颤栗地告诉你:最好是笑死。在死神和原罪面前,懂得调笑,懂得用幽默消解自怜。
      悬疑即把戏。美好药店的抒情建立在纷繁跳跃的戏剧叙事之上,不管他们的旋律多么扭曲怪诞,总是建立在令人狂喜欢欣的灵动节奏之上,这是一支拥有节奏魔术的乐队,比如《苍老虫》如此光怪陆离离题万里,却牢牢在“一二一,一二一”这样简单之极的舞步中梦游,而《七叔和几弟弟》其实是以最简单的方式赞美了音乐的七个音符。《苍老虫》最后有意向已经解散的“麻音乐”战友木推瓜乐队致意,喊出了木推瓜代表作《哆嗦哆》的强音--“哆嗦哆”!最简单的节奏(一二一),最简单的音符(哆嗦哆)——不管如何实验,美好药店仍然是根源的,正如典型小河式的无词歌《啾啾》,只是一首小家的猫咪咪、妞妞和黑子都听得懂的儿歌小调,而《马龙》也像一首儿歌。所谓实验,往往恰恰是向最寻常物事取经的小把戏,不管是鞭炮还是玩具,不管是儿歌还是梦呓。
      悬疑即走神。这绝非冷傲的实验,仍然可以充满感情地唱个四百遍,只是这样的摇滚全然不见市面盛产的胸毛和隆胸膏、紧身衣和比基尼,美好药店在新作《走点神》对老摇滚作了搞笑讽刺,并唱出戏谑的口号——“让摇滚乐走点神”!没错,一走神便音乐无限,自由无边。这样的摇滚乐也是摇滚乐的终结者和讽刺家,甚至也是民谣的逃犯和爵士的死敌。至少小河的唱绝非民谣式的,而是扭曲、邪异——小河中的船夫常常变身水怪;而《扎轮胎》这样一首中规中矩的爵士标准曲——小河的钢琴和李铁桥的萨克斯有着老派的经典对答——却完全被扭曲之极的唱所颠覆,尤其是末尾,乍听情意绵绵意犹未尽的钢琴余韵中,竟突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从《那不是我的名字》到《扎轮胎》,那是疯子进一步崩溃的惊悚情歌。是的,美好药店,病态,而又美好,犹如疯人院里的花园,犹如暴雨过后,噩梦醒来,毒蘑菇漫山遍野地疯长……

  • 麻兹妈乐队 -《我讨厌寒冬 新年和闯红灯的人》

      低调多年后,麻兹妈乐队终于带来了首张专辑《我讨厌寒冬,春节和闯红灯的人》。
      就像歌曲《金穗大道115号》开篇所说的那样,整张唱片的叙述都绕不开“关于十三岁的故事”,尽管主唱夏天已是一个几近不惑的成年人,但摊开麻玆妈的歌词页,你读不出丝毫他同生活和解的意思,甚至连顺理成章的“中年危机”议题也难觅其踪——恰恰相反,这些文字使人再次想起年少时在演草本背面愤笔涂抹的那些只言片语:它们充满愤恨、满腹压抑。专辑中的许多歌词莽撞地如同出自一个躁动的学生之手,而非三十多岁的男人对过去怀古伤今的追忆(“我从来不会怀念自己的过去”——《说》)。
      在夏天的表达中,不容置疑的控诉比比皆是——生活是挣扎的,规则是无聊的,姿态是丑陋的,对白是恶心的……“一切都是假象”,一切都没什么可以探讨的余地。欺骗、孤独、沉默,这些词语反复出现。尽管在《我不明白的时代》中,他反复唱着“无所谓我早已看开”,但这同这张唱片里无处不在的“美好”字眼一样,更像是一种老式的反讽或自嘲。在《我讨厌寒冬,新年和闯红灯的人》中,论断性的表达是远大于叙事性的,简单直截的口语化是麻玆妈歌词最鲜明的表述方式,即便是在《她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或《阁楼的礼物》这些歌曲更加含蓄内敛的表述中,歌词表意的指向也是非常明确的。
      乍看之下,这些歌词更像是出自一盘20年前某支地下乐队毛糙的排练室小样,应该配合着含混破音的吉他失真与扎耳的镲片敲击被唱出来才恰如其分。但《我讨厌寒冬,新年和闯红灯的人》的实际呈现与这种期待并没有什么关系:收录在唱片中的十一支歌曲无不有着相当规整的连复段与精确的音色把握——从段落内部的RIFF动机到段落之间的过渡走向,所有的编排都经过了严肃考究的设计、环环相扣。在明晰的规整中,你很难从《我讨厌寒冬,新年和闯红灯的人》的配器里嗅到什么所谓「少年心气」,冷峻与克制贯穿始终。这与歌词的表意形成了微妙的反差——毕竟麻玆妈的成员无不是经验丰富的资深乐手,将编曲做得成熟老练对他们而言是驾轻就熟的,但作为一支独立乐队,如何塑造属于自己的「标志性声音」则可能是音乐素养以外的另一个问题:这与演奏方式/器乐音色/唱腔/文本表义等元素相关,但标志性的呈现却又不是对这些元素进行简单地选择与排列组合所能决定的——真是一件难以概括的微妙事情。

  • Mr.Graceless 不优雅先生 -《阴天王国》

      在首张专辑发行五年后,不优雅先生终于发布了历时一年多制作的第二张正式专辑——《阴天王国》。
      
      《阴天王国》一共收录11首单曲,不优雅标志性的悦耳旋律在这张新专辑中继续体现得淋漓尽致,清丽的编曲,朗朗上口的副歌,“好听”是不优雅先生们从未丢掉的特质。
      
      这张专辑由No Beijing运动标志乐队Snapline成员李青担纲制作人,作为音乐领域的先锋艺术家,李青与乐队的合作恰到好处地兼具了前卫与悦耳,使专辑呈现出颇具特质的独立青年之声。
      
      在这张专辑中,不优雅选择全中文创作所有歌词。经历更多沉淀之后,乐队认为中文作为母语更能完美阐释创作者微妙丰富的情绪和意境,这些精心写就的歌词完整地展示了乐队的精神世界。将中文的韵律和节奏与乐队的风格进行融合并不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最终历经一年多的精心打磨,他们通过这张专辑准确表达了内心。
      
      双主唱与默契的和声早就在演出中成为不优雅的标配,新专辑中他们继续放大了这种特质,通过和声呈现出更加丰富的层次感。不仅于此,相比五年前,这张专辑在配器上也呈现出了更多的可能性:李增辉在《黑色维纳斯》中富含爵士风格的萨克斯演奏,《变化》、《明日世界》中加入了小号、圆号与弦乐等元素,这些在创作之初就迸发出的编曲灵感最终在录制当中完美呈现了乐队的构想,带来更具回味和深邃的听觉感受。
      
      乐队曾在《红星20号》纪念专辑中翻唱了经典老歌《干杯朋友》,此次专辑录制,他们重新制作并收录了这首歌。坠入深井般的混响演唱,悠扬的口风琴,团簇密集的失真和滑棒吉他演奏,这首老歌经过不优雅别具一格地演绎,成为一首充满迷幻风味的Shoegaze作品。
      
      对乐队而言,不优雅不曾用风格限定自己,在创作态度上始终坚持独立。从少年步入青年,世界终结并非轰然巨响,而是一声叹息,曾经的英雄与伙伴逐渐销声匿迹。不优雅三人也在普通的过活,经历挫折和喜悦。然而隐藏着并不意味着背叛,还有一支你喜欢的乐队没有解散,他们活着并继续忠于内心,疲于奔命但也未停止创作,这张五年磨一剑的专辑,有他们对世界的全部热情。

  • Mr.Graceless 不优雅先生 -《The Tree Ever Green 常青树》

      少年和青年的界限已经模糊了。
      在车水马龙的路口,只需要停下脚步一瞬间,就会发现周围的世界已经混沌一片模糊不清。作为正在被少年开除并踢向青年的一代人,有时会想起干净简单的颜色,忧郁隐晦的情绪;当然,还有愤怒和冲动——英雄是双手,世界是对手,女孩是杀手,选项只有横冲直撞到血肉模糊。
      作为Mr.Graceless的首张专辑,《The Tree Ever Green》充满少年心气,并讲述了一段和这个时代记忆有关的少年之声——不仅仅是乐声,也是告别。在这段黄金般的时光回响之中,那些还未改变的声音又萦绕耳边:怦然心动的颤抖、握紧拳头时骨节的摩擦以及阳光午后的爽朗笑声都纷至沓来。如今,那些摧枯拉朽的颜色都弥散开来,变得黯淡;昨日战斗的宣言没入冷漠的人群;女孩年轻的脸庞被封尘——所有关于少年时代的记忆正缓缓上锁,不发一语地将你推出门外。这三位在众人面前略显沉闷的不优雅先生们正试图把那段永恒的时光用简单的声音记录下来——不只是成长的甜蜜和懊恼与青春的骚动和热血——这些温暖又不失冲击力的旋律努力回味那些灰飞烟灭的瞬间,将其无限撕扯、抽拉、放大、延伸,以至永恒。
      整张专辑呈现出Mr.Graceless惯有的对独立摇滚的坚持和优美旋律的偏爱,11首伴随着乐队成长的歌悉数收入专辑,它们记录了先生们所有的青葱时光。没有哗众取宠的炫耀,没有繁复冗长的华章,九龙慵懒紧凑的鼓点、元帅温柔颓靡的贝斯线与秋爽时而疯狂时而内敛的吉他声悦耳的结合在一起,双主唱的配置和奇妙的三人和声也是他们音乐的特点之一;《My Channel》的自恋、《Lovely Face》的抒情、《Mr.Li》的戏谑、《License to Capture》的自嘲、《温暖地平线》的阳光、《坠落》的沉醉、《Throw That Block》的冲动——所有旧时的情绪全部留在这张专辑里,示意对少年时代的挥手作别。
      此外,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及张艺谋电影音乐的录音监理陈雨黎操刀了专辑录音与后期制作,这是这张专辑制作水平的保证。他同时也是嘎调首张专辑的制作人,对于音场及细节的掌控力完美表现了Mr.Graceless温暖悦耳的音乐特质和极强的可听性。
      在这个商业至死的世界里,总有一些音乐能解救你,让你依然能从平淡里寻出温暖,从绝望处生出力量,从孤独中找出同伴。
      少年将死,树木则永世常青。

  • 李剑鸿 -《山霧 Mountain Fog》

      ▼WV045 & CFI008: 李劍鴻 Li Jianhong - 山霧 Mountain Fog
      A co-release between WV Sorcerer Productions & CFI Record.
      "Like Sonic Youth and Japanese rock collective Ghost, he straddles and/or blasts his way across the line between psychedelic rock and exploratory noise; he also frequently incorporates a spiritual component inspired by Buddhism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art." - Noah Berlatsky, Chicago Reader
      四明山區,多霧。尤其春夏季節,老家窗前的山頭上時常霧氣繚繞。
      一陣山雨一陣涼 —— 我喜歡這種潮濕的,涼颼颼的體感。不是冷,是那種山林里清涼的空氣吸入肺部後,又迅速擴散到全身的舒暢感。感覺自己就是一株渾身沾滿水氣的大葉狼萁。
      霧起之時,我喜歡去山野里走走。但也不敢往森林深處去。關於山霧的種種神秘和傳說,從來沒有在李家村的志怪中斷過。童年時代是害怕,後來是對山林的一絲敬畏。就算是現在,我也常想,山霧彌漫之際可能就是山與山之間開始對話的時候吧 —— 山,肯定是有智慧的。還有,平日里一些見不著的動物,或山精野怪也都會借著山霧幽幽地遊蕩出來了吧。
      《山霧》是關於故鄉的第三部錄音,前兩部《望海崗》和《父親,以及蜿蜒而下的山路》已分別由美國的Utech Records和比利時的Cold... Moss做了出版。
      In the Siming Mountains, there is a lot of fog. Especially in spring and summer, the hills in front of my home window are often foggy.
      A shower of mountain rain will give a while of coolness - I like this humid, cool body feeling. Not cold, but the kind of relief feeling when cool mountain air is absorbed into the lungs, and then quickly spread to the whole body. It feels like I am a big leaf of a wolfsbane covering with water.
      When the fog rises, I like to go for a walk in the mountains. But I don't dare to go deeper into the forest. The mysteries and legends about the mountain fog have never been absent in ghost stories told in Lijia Village. In my childhood, it was out of fear, and later it turned into a touch of awe of the mountains and forests. Even now, I often think that the time when the mountain fog fills the air may be the time when the dialogue between mountains begins – the mountain, for sure, has wisdom. And, some animals rarely to be seen, or mountain spirits and monsters may also wander in the mountain fog.
      “Mountain Fog” is the third recording about my hometown. The first two, “Wanghai Gang” and “Father, and a wild trail zigzagging down” have been released by the U.S. label Utech Records and the Belgian label Cold Moss respectively.
      - 李劍鴻 Li Jianhong more

  • 李剑鸿 -《此刻,如同活人》

      作为一位优秀的前卫吉他手和即兴音乐家,李剑鸿出版过多张出色的吉他独奏专辑。这一次他又做出一张曲折而开阔的唱片,每首都独具境界。李剑鸿的演奏,一向充满了暴烈的诗意,而这张录音室作品在混音制作上也令人耳目一新。这张新专辑原名为《此刻,就像一个死人》,后来不得不改为——《此刻,如同活人》。到底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请洗耳恭听。

  • 李剑鸿 -《鸟》


    出品:2pi records
    再也不会有人用灰野敬二来形容李剑鸿了。
    这不是因为他把吉他弹成了古琴。在《鸟》里面,古琴似的声音,也只有几分钟而已,何况他并不模仿古琴的调。我们倒不如说,他把自己泡在茶里,泡在古琴里,泡在山水和大白菜里(在博客上,李老板说,一想到自己能把大白菜做得这么好吃,就忍不住热泪盈眶),然后自然就弹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三生石》已经收敛了许多锋芒,减速,柔韧。接下来的《鸟》,就豁然开朗,轻盈,少,自由。所有招牌式的碎拨、揉弦、反馈、大密度低频、60年代迷幻,都还在,只是运用不同了。更多空白,更多微妙的延伸,单薄的反馈在淡泊和高压之间一举两得。听到《一十四泉》的时候,过瘾的大音量大密度噪音再次释放出来,却点到为止,像是为空白做的铺垫。简单地说,那么静,噪音在耳中鸣叫出明亮的装饰,有如光晕。那些糊涂的中低频滚动起来的时候,就是寂静被点燃,震动了空山和旷野。12分钟,他一次又一次让嘹亮的反馈划破了静与噪的边界。
    也有小小的晦涩的旋律,Derek Bailey式的,融化了60年代的传统,中间夹杂着新发明的鸟叫。比英国人软、模糊、折衷,枯枝的写意中融化了暴力——哗啦啦的结束曲,《尸解》,他从卖力的演奏中,过渡到极其简约和纯粹的反馈,又过渡到乐音上(古琴的魂魄),生命来去自由。
    李剑鸿的噪音从来都是美的,但从来没有这样美学过。境界到了。

  • 李剑鸿&黄锦&积木&李铁桥 -《南京现场》

      李剑鸿: 吉他/效果器/人声
      李铁桥: 中音萨克斯
      积 木: 硬件效果
      黄 锦: 鼓/打击
      li jianhong: guitar / effects / vocal
      li tieqiao: alto Sax
      ji mu: live electronics
      huang jin: drums / percussion
      制作: 李剑鸿
      发行: 2pi records
      录音: 李剑鸿
      混缩: 李剑鸿

  • 6501乐队 -《我们的眼睛去过世界各地》

      6501乐队第二章全新专辑
      制作人:法茹克
      Producer:Ph
      作曲:法茹克
      Composer:Ph
      作词:法茹克
      Lyrics:Ph
      吉他、唱:法茹克
      Guitar & Vocal:Ph
      贝斯:法茹克、翟晓明
      Bass:Ph, Zhai Xiaoming
      鼓:法如克
      Drum:Faruk
      录音:
      张璐(摩登天空录音棚:鼓1-9,唱1, 2, 3, 5, 8, 9)
      法茹克、翟晓明(PH录音棚:吉他1-9, 贝斯1-9, 唱4, 7)
      陈铎(嬉游声场:10 现场)
      Sound Recording:
      Zhang Lu(Modern Sky Studio:drums 1-9 & vocal 1, 2, 3, 5, 8, 9)
      Ph,Zhai Xiaoming(PH Studio:guitars 1-9, basses 1-9 & vocal 4, 7)
      Chen Duo(Hi-Joy Livehouse:10 Live)
      混音、母带处理:张璐
      Audio Mixing/Mastering:Zhang Lu

  • 6501乐队 -《剧终》

      6501乐队由新疆老牌乐队傀儡主创法茹克2015年组建。近日,这支全新乐队的首张专辑《剧终》发行。
      6501是乌鲁木齐的身份证号的前四位数字。
      6501这张专辑zui终命名为《剧终》,包含了十首歌,曲风多变,法茹克通过6501展示了与傀儡不同的音乐方向,法茹克依旧不乏简单的洗脑式旋律动机,而相比傀儡,6501显得更为内敛,有4首纯音乐作品,有的作品也只有一两句反复重复的歌词,大片的留白,既耐心寻思,又拓展了音乐的多重空间,在黑暗的帷幕后面是杀机潜伏的律动。
      6501这张唱片也是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出版的第五十张唱片。BADHEAD厂牌主理人张晓舟特意邀请乌鲁木齐摄影家田林拍摄创作《人民剧场》系列,用在这张专辑的封套和内页。乌鲁木齐人民剧场,是几代乌鲁木齐人的集体记忆,田林的照片和6501的音乐,通过摩登天空设计品牌MVM的平面设计而完-美契合。
      “想更自由、更彻底不为人民服务!”——对于“6501”乐队的音乐使命,法茹克的回答也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这句话似乎也是法茹克有意在挣脱和反转已成军20年的“傀儡”这个乐队名称暗含的那些意义。这也预示着“6501”的音乐将更自由自主,为我们展示和强调他全新的思想信念表达、音乐动机和意识概念。从傀儡到6501,这张强劲而饱满的唱片为新疆摇滚乐坛树立了一个新的标杆。
      6501的的作品,类型很丰富,没有一丝重复、单调的感觉。慢速的曲子例如《一首诗》 、《冰川》意境迷幻、画面感极强;中速的《永不消逝的电波》、《两套》、《阴影》等有非常完-美的律动,贝斯吉他和鼓的交错配合简单又好听到爆;快歌气势凌厉、凶狠,是现场最受欢迎的,比如《洪水猛兽》、《我们的生活比蜜甜》,和最后的返场“加面”《我不接受》。
      6501的表现不像是一个成立只有半年的新乐队,而完全是一支成熟乐队的高水准!冷静内敛、直截了当又恰到好处,毫不拖泥带水,这就是6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