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聊一聊《乐夏》背后的三家“后台”

    早在《乐夏2》播出之前,网友就把乐队们的“家底”扒了出来。​ 今年33支乐队中,摩登天空包揽了十支:达达乐队、Joyside、重塑雕像的权利、后海大鲨鱼、五条人、马赛

  • 这些照片里,是安娜和张玮玮们最闪亮的青春

    张玮玮说,聚会上,诺一唱起了很多他们的歌,他特别惊讶,“完全想象不出来一个那样的小孩,嘴里唱出《眼望着北方》,简直太神奇了。他为什么会唱那些歌,你就能想到安娜抱着诺一,哄

  • 民谣和摇滚到底啥关系

    我其实不是很想聊这种看起来很学术,实则有点无聊话题,不过由于最近总有一些小朋友们指正我们:“这是民谣,不是摇滚。”

    所以我们今天就来好好聊聊,民谣和摇滚到底有啥

  • 怎样“高级”地媚俗:《乐队的夏天》第二季首播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在本周六悄然开播,之所以叫“悄然”,是真的毫无防备,预热期不到半个星期。可能因为今年录制和档期一改一改,改无可改了吧。有了第一季的现象级成

  • 盘点那些登上国际舞台的中国重型乐队

    音乐应该是属于民族的还是世界的,这个问题放到哪里,都能吵个没完没了。不过当它放在中国重型乐队的身上的时候又会有点不一样,因为作为一种彻头彻尾的“舶来品”,它从

  • 木玛:20年5张专辑,最闪耀的摇滚明星将重新上路

      当鼓手胡湖要走时,木马乐队正在录制那张著名的《果冻帝国》,经济状况非常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主唱木玛理解他,但也对他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把这张专辑的鼓录完再走

  • 独立音乐人的春天真的到了吗?

    技术的进步最终带来绝对不是自由,而是更深层次的控制。文章来源:道略音乐产业作者 | 花满楼“后浪”拍过来,B站股价就飙升了34亿人民币。这一浪,又拍出一个妥妥的&ldq

  • 那些玩乐队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豆瓣影人PRO(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44862925/

    答:在各自的圈子里,都挺好的。

    2%的人以乐队为工作并有能

  • 有一种情怀叫民谣

    文\孙小山民谣很穷,穷在它没有起伏的高音,不具有华丽的辞藻,民谣它不是一首歌,它更像是一个故事,歌唱者是讲故事的人,听歌者是有故事的人。民谣好像一直都给人细水长流又很温暖的

  • 五条人:从城中村走出来的乐队

    这个叫“五条人”的乐队实际上每次都凑不够五个人,只有阿茂和仁科是铁打的兵。阿茂和仁科是海丰人,海丰属于汕尾市,这一带人地域观念很强,早期共享单车在汕尾是进不去

  • 《中南海》- Carsick Cars乐队

    还记得当年MicroMu做的那个拥有一个振聋发聩名字的乐评专栏 “每一首伟大的中文歌” 吧?这个网站和栏目都已不再继续了,不过那天我想,Carsick Cars的《中南海》,经过

  • 《堕落》- 王菲

    按:这是给“不插店”写的,本来应该写的是《末日》,我提笔之初听的也是《末日》,不料最后鬼使神差地写成了《堕落》。囧。好吧,天意。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末日》。文/

  • 《水手》- 郑智化

    1992年,郑智化31岁。此时的他在台湾发行了五张唱片,已然是一位出色的创作歌手了。而作为一个小儿麻痹后遗症患者,他又是一个身残志坚、通过个人奋斗取得成功的典型人物。

  • 听不懂窦唯不丢人,不懂装懂才丢人

    栏 目【 乐 评 】如果你要问我在音乐人中,最佩服的人是谁,无疑窦唯首当其冲。从黑豹乐队到魔岩三杰,从魔岩三杰到译乐队,再到如今的仙风道骨。窦唯对音乐的态度,做人的品格在业界

  • 马条专访:要死就死在梦想怀里

    “如果没有年轻时候的那段经历,我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小混混,以丑为美,以那种最俗最烂的东西为最高尚的,阿谀奉承,我会以自己为耻。”马条坐在一个小咖啡厅的角

  • 周云蓬:一个盲人和他的民谣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 刘芳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六月三日下午,圆

  • 那些逝去的人是美丽的----关于张慧生

    那些逝去的人是美丽的----关于张慧生

    怀抱吉他,独自弹唱的周云蓬,渐渐火了起来。所谓的“民谣音乐”,在经历了莫名其妙的“朋克时代”之后,又一次被关注

  • 2020迷笛音乐节主题公布!迷笛节20年

    2020年的进度条已拖进1/4,在余下的3/4里请各自安好。今年迷笛音乐节全年主题是:<迷笛节20年>20年前的4月30日,迷笛音乐节正式诞生,在这20年中,累计超过数百万人在迷笛音乐节擦肩

  • 《秦皇岛》- 万能青年旅店乐队

    很早前就曾答应石磊,为MicroMu网站的“每一首伟大的中文歌”栏目写一篇文章,可是直到石磊去职赋闲,我也没想起来自己可以写、有资格写哪一首,这个事一直压在心底。直

  • 摇滚合辑上的那串名字,是我滚烫的青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李宗盛写了一首歌,叫:《和自己赛跑的人》: 亲爱的Landy 我的弟弟 你很少赢过别人但是这一次你超越自己 虽然在你离开学校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认为你不会有出息

  • 哈尔滨摇滚往事 一群“老炮儿”的英雄梦想

      生活报6月7日讯 8月2日,晚9点。在大多数同龄人已经入睡的时段,62岁的魏逢举,穿着时尚的T恤和牛仔裤,抄起一把火红的贝斯,跃上半米高的舞台。  稀疏的白发,被他藏进一顶鸭舌

  • 中国歌曲的命运及其流转

    大桥开通头两天日均约有逾10万多车次通行。在通行首日时,很大一部分车辆是为“尝鲜”而来,不仅车流量很大,且这些车辆常会在桥上停车观光,成为大桥拥堵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