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照片里,是安娜和张玮玮们最闪亮的青春

    张玮玮说,聚会上,诺一唱起了很多他们的歌,他特别惊讶,“完全想象不出来一个那样的小孩,嘴里唱出《眼望着北方》,简直太神奇了。他为什么会唱那些歌,你就能想到安娜抱着诺一,哄

  • 怎样“高级”地媚俗:《乐队的夏天》第二季首播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在本周六悄然开播,之所以叫“悄然”,是真的毫无防备,预热期不到半个星期。可能因为今年录制和档期一改一改,改无可改了吧。有了第一季的现象级成

  • 盘点那些登上国际舞台的中国重型乐队

    音乐应该是属于民族的还是世界的,这个问题放到哪里,都能吵个没完没了。不过当它放在中国重型乐队的身上的时候又会有点不一样,因为作为一种彻头彻尾的“舶来品”,它从

  • 木玛:20年5张专辑,最闪耀的摇滚明星将重新上路

      当鼓手胡湖要走时,木马乐队正在录制那张著名的《果冻帝国》,经济状况非常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主唱木玛理解他,但也对他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把这张专辑的鼓录完再走

  • 有一种情怀叫民谣

    文\孙小山民谣很穷,穷在它没有起伏的高音,不具有华丽的辞藻,民谣它不是一首歌,它更像是一个故事,歌唱者是讲故事的人,听歌者是有故事的人。民谣好像一直都给人细水长流又很温暖的

  • 五条人:从城中村走出来的乐队

    这个叫“五条人”的乐队实际上每次都凑不够五个人,只有阿茂和仁科是铁打的兵。阿茂和仁科是海丰人,海丰属于汕尾市,这一带人地域观念很强,早期共享单车在汕尾是进不去

  • 听不懂窦唯不丢人,不懂装懂才丢人

    栏 目【 乐 评 】如果你要问我在音乐人中,最佩服的人是谁,无疑窦唯首当其冲。从黑豹乐队到魔岩三杰,从魔岩三杰到译乐队,再到如今的仙风道骨。窦唯对音乐的态度,做人的品格在业界

  • 马条专访:要死就死在梦想怀里

    “如果没有年轻时候的那段经历,我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小混混,以丑为美,以那种最俗最烂的东西为最高尚的,阿谀奉承,我会以自己为耻。”马条坐在一个小咖啡厅的角

  • 周云蓬:一个盲人和他的民谣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 刘芳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六月三日下午,圆

  • 那些逝去的人是美丽的----关于张慧生

    那些逝去的人是美丽的----关于张慧生

    怀抱吉他,独自弹唱的周云蓬,渐渐火了起来。所谓的“民谣音乐”,在经历了莫名其妙的“朋克时代”之后,又一次被关注

  • 摇滚合辑上的那串名字,是我滚烫的青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李宗盛写了一首歌,叫:《和自己赛跑的人》: 亲爱的Landy 我的弟弟 你很少赢过别人但是这一次你超越自己 虽然在你离开学校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认为你不会有出息

  • 哈尔滨摇滚往事 一群“老炮儿”的英雄梦想

      生活报6月7日讯 8月2日,晚9点。在大多数同龄人已经入睡的时段,62岁的魏逢举,穿着时尚的T恤和牛仔裤,抄起一把火红的贝斯,跃上半米高的舞台。  稀疏的白发,被他藏进一顶鸭舌

  • 中国歌曲的命运及其流转

    大桥开通头两天日均约有逾10万多车次通行。在通行首日时,很大一部分车辆是为“尝鲜”而来,不仅车流量很大,且这些车辆常会在桥上停车观光,成为大桥拥堵的重要原因。

  • 多么遗憾,我不能悲伤

    原载上海《文汇报》 2005年,左小祖咒发表了《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那杆枪被你扔了/我也没有说我用不上那玩意儿/我需要它去杀某个人 在昨天/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当

  • 周云蓬:于寂寞人间独自祭奠

    他以大师的方式唱,以诗人的方式写。大师和诗人,都不是比喻,而就是它们的原义。这在歌唱界很独特。身为一个视障者,周云蓬没有表现出他在生理上的任何缺陷,心理上则恍然无觉。他的

  • 窦唯:不用语言的思维可能吗

    2006年秋天,收到一条手机短信:“‘潸浩饫泪 肓诜君众 弆殇落 雨吁 症悻祟意 诩诤朗斡 惶瞠目妄惊喜 几或言勖 令旺书筲笙筝 夭武 少暮 影音遮雾 须校士噤讳猖 徒呜

  • 谈谈艾斯卡尔

      新疆是我的力量
      
        我早已经厌倦听内地音乐了,似乎在我看来“老歌”以降的歌曲都带有明显的“娱乐大众而并非自娱”的倾向。猛然间发现艾

  • 静水深流——中国当代民谣黑白影像记录

      我是郭小寒,以前是一名记者,喜欢音乐,后来一直做独立音乐的推广。  高鹏是我在媒体时期的摄影师搭档,在我俩成为同事之前,我们是同一个摇滚论坛的网友,我们除了一起出去采访

  • 张楚和他外部的世界

      从张楚这十几年的变化,可以明显地看到从躁动到平淡的线索。在《将将将》里对象是存在的,一直到《bpmf》、到《姐姐》,张楚的歌里一直有两个世界,一个是自己的世界,一个是外部

  • 两个未来的主人翁

    侯德健和罗大佑都有一首《未来的主人翁》,不能不说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并且,两首歌不光名字是相同的,连主题亦有相关之处。那么两首歌谁先谁后呢?侯德健给我们设置了一个谜:罗的

  • 原载《南方人物周刊》 武汉有两个堪称珍奇的声音,一个是费星,另一个是小娟。费星是一个像男声的女声,不止是女中音,还有女中音所没有的硬质。那个声音像是用录音设备合成出来的

  • 老民歌的最后机会

    陕北有歌王,叫王向荣;西北有歌王,叫朱仲禄。我知道他们没有20年也有10年,但听到他们较完整的录音,却是今天。唱片的出版历尽了艰辛。王向荣的专辑(《“陕北歌王”王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