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粥 -《一碗》

      我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心怀着一个疯狂的念想:每个人都可以写歌。
      公鸭嗓的人写一首难听的歌,五音不全的人写一首跑调的歌,抑郁的人写一首很丧的歌,我们充分享受着创作的权利,像是学会文字的每个人都可以写作,音符也跟文字一样被放在一个储存库里,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将它们挑选摆放,写一首歌就像发一条朋友圈一样简单。
      大部分勤学苦练的人不会赞同我,在挑战他们根深蒂固的价值观的时候,我也逐渐懂了些人情世故。
      于是,这张专辑是一个总结,也是一个开始,这是一个关于包容的话题。
      我幻想音乐是一个容器,可以盛饭,可以盛粥,可以盛茶,也可以盛酒,有人盛着鲍鱼海参,有人盛着小咸菜臭豆腐,每个人随意的挑选自己的口味,又不曾置喙他人。
      在这里,它是一个碗,承载着所有的可能性。

  • 花粥 -《完美先生和差不多小姐》影视剧原声带

      花粥 x 影视剧《完美先生和差不多小姐》
      《完美先生和差不多小姐》讲述了海归回国到正本大学任教的禁欲系统计学教授章斯年,因爷爷病重,一时撒下善意的慌,误打误撞找到了与自己“契约婚姻”的人选——不拘小节的“差不多小姐”云舒。而云舒是刚刚被自己挂科的肄业生,两人因缘巧合,进行了一场“特殊合作”,契约婚姻正式拉开帷幕。
      性格天差地别的二人冲突不断,云舒却在和章斯年一次次的“冲突”中,渐渐对章斯年产生了好感。而章斯年却不明白面前少女的心意,以一贯的“铁树”风格面对,却在云舒的影响下也渐渐产生了独特的“反差萌”,发生了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却倍感温馨的事。

  • 花粥 -《“两碗三百”巡演LIVE》

      花粥2019“两碗三百”全国巡演LIVE专辑
      27首现场音频全记录
      2019年,花粥签约S.A.G,4月发布了新专辑《一碗》,6-7月带着新专辑开启了“两碗三百”全国巡演,走过了大江南北17座城市。11-12月,我们将演出升级,陈伟伦受邀担任音乐总监。在演出中加入多种表演元素,在北京、天津、呼和浩特、武汉、广州、南京、上海7座城市与大家相聚。真挚而温暖的现场是永远不能被替代的。
      现场演出总有结束的时间,但花粥的音乐可以陪伴大家很久。这张现场录音专辑完整收录花粥不同风格的27首歌曲,《二十岁的某一天》《出山》《盗将行》等许多热门单曲都包含其中。老歌新曲经过重新编曲呈现出一个更丰富更完整的花粥,这张专辑也是花粥不可或缺的一段音乐记忆,希望大家喜欢。

  • 杭天 -《我的心是油炸的蚕豆》

      国内第一张Blues原创专辑——杭天乐队《我的心是油炸的蚕豆----MyHeartOfBlues》杭天是京城里为数不多的做Blues音乐的音乐人中的佼佼者,此次 专辑中收录的十首作品均为杭天自己作词作曲并编曲演唱。其作品以 Blues音乐为基础,但又不拘泥于形式,风格多样而统一,如: BluesRock(布鲁斯摇滚)结构的《比比爸爸》;Jazz(爵士)味道的 《我的心是油炸的蚕豆》;Gospel(圣咏)风格的《你的眼》。
      
      
       如今要买国内尤其是北京摇滚乐队的唱片,真得冒不小的风险,不管是被人捧上天的还是闻所未闻的,在越来越精美的包装后面往往是让人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垃圾。所以凡是看见国内的摇滚唱片我都要认真琢磨,对于没有把握的一律不予考虑,虽然这样难免会中了传媒的毒,错过一些不错却不入潮流的歌手和歌,但这总比上摇滚骗局的当要舒服一些,反正错过的绝大部分肯定是垃圾。
      
       正因为如此,我曾错过一次这张唱片,当时在一间小书店里拿着这盒磁带犹豫了好一阵,想不出这个盒子里面会装着什么货色,想想近来北京出的那一堆无聊的少年摇滚,还是放弃了。第二次遇到它的时候,经过仔细观察发现它的英文名居然叫“My Heart Of Blues”,才下决心再次冒险。所以听完这张唱片之后,居然心存感激,真想对让我花那十块钱的杭天说声:“好样的,伙计。”终于有人开始老老实实地玩布鲁斯了,而更令人高兴的是歌手和一班乐手全都是些陌生面孔(除了鼓手关菲是苍蝇乐队的鼓手),这在近亲繁衍、狭小拥挤的北京摇滚圈里简直就是个奇迹!
      
       简单、粗糙,平凡,这就是无名小子杭天给我们带来的布鲁斯,这也是我所认识的布鲁斯:本来也不过是美国黑人的民歌嘛,尽管后来有了摇滚这个光宗耀祖却不忠不孝的“孙子”,但布鲁斯依旧还是布鲁斯,永远不曾也不会失掉它与生俱来的民谣骨子。杭天和他的朋友们显然不是那种有“神圣”音乐理想的人,恰好与布鲁斯这个原本就目不识丁的老家伙遇上,用絮絮叨叨的歌声炒出了这碟又香又脆的“油炸蚕豆”。
      
       杭天鸡毛蒜皮式的歌词就是油炸蚕豆的壳,干脆,朴实,却又不乏风味,我最喜欢的那首“我的心是油炸的蚕豆”就是其中最有卖相的一粒蚕豆,“砂锅豆腐”、“粉条炖泥鳅”、“辣子鸡丁”、“肉丝蒜苗” 都可入词,这首首都是刺激食欲的好菜呐。当然最有味道的还是咀嚼蚕豆时的滋味——布鲁斯的滋味。对我来说,“新意”是布鲁斯的最大敌人,好在杭天一点新意也没有,尽是些耳熟能详的旋律,最大的“创意”是他演唱时吐词清晰,因为汉语四声的局限是唱布鲁斯的最大麻烦,一不小心就容易将中文唱成英文语调。而歌曲节奏上的张驰有度显示出了杭天的机智,虽然一律是布鲁斯,但也有时欢畅,有时忧郁,有时抒情浪漫,有时玩世不恭,有时健康得象个农民,有时愤怒得象个朋克。
      
       杭天那帮人员不定的伴奏乐队同样表现出色,沉稳而不失激情,在简单而迷人的布鲁斯节奏之中行进,将传统布鲁斯那种令人肌肉紧张的迷幻气氛展露无疑,虽然在技巧上远不象号称“中国最佳布鲁斯乐队”的“节奏之犬”乐手们那样精湛,但他们原始本色的演绎手法所表现出的音乐气质,远比中国摇滚圈,甚至所谓爵士圈里那些名动江湖的顶尖乐手们更接近布鲁斯的根源与精髓,这大概就是我对这张专辑心怀感激的最大原因吧.

  • 张玮玮 -《沙木黎》

      这张专辑从2020年开始筹备,几经波折,终于完成。
      这三年,我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工作室里写歌编曲。就像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我在那里徘徊寻觅,找到了这张专辑。
      与以往不同,这张专辑是用合成器完成的,上海电子音乐人严俊是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合成器丰富的音色,建立起了这张专辑的画面和空间感。
      像合成器的音色一样,沙木黎这三个字,是温暖而迷幻的。它处于宽广的空间和时间,虛幻的美里。
      生命起起伏伏曲线里,音乐再次安抚了我,留下了这五十分钟的声音。我很幸福。或许你也看到了那起伏的曲线,与我同频共振。或许那安抚过我的,也能安抚你。
      张玮玮
      2023.7.29
      制作人:严俊
      编曲:张玮玮/严俊
      录音:武帅辰@KYMStudio
      混音:严俊@KYMStudio
      母带:全相彦@OKmastering Studio
      专辑设计:胡子设计工作室
      统筹/经纪:李草木

  • 郭英男 / 馬蘭吟唱隊 -《郭英男的世界 The World of Difang》

      2002年3月29日凌晨,郭英男去世。日本為了紀念這位吟唱大師,特推出雙CD版精選輯。其中,第2張CD中還收錄了三首(4/5/6)從未發表過的版本。截至目前,這張精選輯仍只在日本銷售,還未見過其它版本。
      大概4年前,淘到了這張國內很少見過的專輯,欣喜若狂。也終于在Circle of Life和Across the Yellow Earth之后,收集完整了發行過的郭英男所有專輯。

  • 布衣乐队 -《秋天》

      如果大多数人用不靠谱来描述自己的青春,那么布衣便是特别的。
      17岁时我们开始拥有关于青春最纯真的想法,简单的具体到了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姑娘,一辆全新的公路赛,一笔花不完的零用钱,一种大人们特有的姿态。现在的我们,关于青春的追求具体到了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大妞儿,一辆全新的BENZ,一间京城里的大屋,一种高于任何人的姿态。
      显然,这群西北的大老爷们对于青春的定义跟主流世界有一些出入,布衣的青春充斥着妈妈和当年故乡的那个姑娘。眼前的一切又回到了“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容”的纯真年代,大家穿着脏兮兮的皮夹克骑着破二八,载着心爱的姑娘傻乎乎的在公路上迎着风一边唱歌一边驰骋。就是这样,布衣的欢喜和忧愁简单到会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别说他们的音乐装逼,真的,换谁装15年都没戏。
      11月,布衣乐队同2010年的《秋天》一起延续着四季分明的青春,这个坚持15年一直演出的乐队仍在继续着用音乐环游世界。快乐可以传染,借酒可以浇愁,我亲爱的妈妈和姑娘们,青春简单的只不过是故乡的那碗羊肉面。
      布衣乐队倡议:
      布衣乐队在此感谢十几年来遇到的每一个歌迷,这张唱片也有你们的热情收藏在里面。对于这次发片布衣乐队全体成员感到由衷地兴奋和幸福。希望老朋友和即将认识的更多的新朋友更多的了解这支乐队。
      越来越多的歌迷放弃买正版CD而选择去网上下载音乐,这些被下载的音乐中有很大一部分的来源是不合法的。随着非法下载量的逐步提高,中国乃至世界唱片业以及音乐家们正在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对于这些非法下载的行为,布衣乐队是不认同的。
      所以布衣乐队建议歌迷:如果你可以买到我们的正版专辑,布衣对你们的支持表示感谢。如果你买不到,我们将在网络上提供合法的下载布衣音乐的方式,并方便你们找到。我们欢迎喜欢布衣音乐的你通过合法方式,与你的朋友一起分享这些作品。布衣乐队为自己的音乐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以乐队全体成员
      衷心希望更多的人可以一同分享属于布衣的音乐与快乐。

  • 布衣乐队 -《喝不完的酒》

      口袋唱片出品,正式出版,限量发行。
      喝不完的酒---布衣首张专辑发布现场
      公元2008年2月28日夜。北京,星光现场。“空气炽热得划根火柴便可烧着”。
      那一夜属于布衣,属于《那么久》。
      “可否把你们比作一个春日?”,那一晚,有误撞进布衣现场的才女这样撰文形容初次见面的布衣乐队。而在更多现场乐迷的记忆中,那晚更像是一场“喝也喝不完的酒”——醇厚、绵长、后劲猛烈。《喝不完的酒》是布衣的一首新歌,并没有收录在乐队十二年来的首张专辑《那么久》中,而那晚现场它和布衣的那些经典老歌一起,犹如一枚“深水炸弹”,让所有人一口闷下去,炸出了最美的烟火,炸出了最深的感动。
      那一晚大家真的是醉了,醉倒在布衣醇美的音乐中,醉倒在西北汉子的豪情中。似乎酒还没醒透,带着微醺的幸福,于是,你手中的这张当晚演出现场的cd,就叫《喝不完的酒》。

  • 野孩子乐队 -《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

      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一段时间的生活进行一次整理,才能从容地迈向下一段路程。
      作为一个乐队,我们之前也是这样。比如一段时间会做一个现场演出的录音,为这一段时间乐队的状态做一个记录.
      野孩子乐队的编制每个时期都在变化,成立之初是双吉他加手鼓,到河酒吧时期演变为加入手风琴和贝斯的五人编制。2010年,张佺和玮玮郭龙在云南大理相聚,冬不拉、手风琴和手鼓形成了我们那段时间的一个简约而紧凑的编制。那时我们演出少排练多,索性把日常排练做了一次录音记录,就是后来的那张记录唱片《平等路》。
      2014年,马雪松和武锐的加入,我们又变成了双吉他手风琴双打击乐的五人编制。在这个阶段,除了准备剧场巡演的曲目,我们把乐队早期创作还没发表的一些作品进行了重新编曲。在云南的这些年,我们各自陆续写了一些歌,也是用现在的乐队编制进行了编曲并在现场演出。
      后来就有了一个想法,把早期未发表的作品和近些年在云南写的歌放在同一张专辑里,也算是一种衔接吧。
      《大桥下面》是野孩子乐队第一张正式的录音室专辑,也是乐队重组并演变为五人编制后,对这个阶段音乐生活和状态的一个记录。

  • 钟立风 -《女演员》

      熟悉钟立风的乐迷能感觉到其身上有一种“戏剧”特色……这是因为他的作品总是蕴含电影或戏剧般的故事、情(细)节,充满悬疑、冲突和张力……此外,他的旋律节奏里也有着郑重、忧郁、悲剧的气息(这悲剧既是人生苦难,又蕴含生命本身的狂喜)。他于2021年推出的第9张创作专辑《女演员》里,依旧延续着这种动人的魅力,洋溢着丰富的想象和哲思,每一个乐句都引动着聆听者展开爱欲摸索和思想漫游。除此之外,在钟立风这里,总能让人感受到某种暗藏的幽默,这让人想到一位19世纪的意大利诗人说:“我一直都认为幽默是善良的最高形式。”
      在一篇访谈中,钟立风说起,Ballads(民谣)这一单词,起源于中世纪的法国,其含义是:“一种载歌载舞的文学形式”。这也难怪,我们总会在钟立风的音乐里感受到诗或文学的气韵以及从中世纪延续而来的游吟性质;当他开始拨弄乐器、唱起歌谣,总会引得人们心灵活泼而想舞蹈!这正是尼采所说,当一个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步履,他(好像)不是在走路,而是在翩翩起舞!一种神秘而亲切的生命喜悦。

  • 北戈 -《野鸽》

      城市里的野鸽·朝太阳飞去·飞过那梦还没开始的地方
      《野鸽》,这张专辑,是我生活在上海20年时间的一个创作集,从2001年春天开始。
      在这个城市里,我数了一下,我搬过15次家,几乎住过上海所有的区,从内环到外环,从市区到叫去,从繁华到宁静,几乎每个生活过的角落,都记载了那时的状态。
      正好今年是来沪20周年,想把这些年的创作歌曲做成专辑,记录生活。
      我还会以这样的状态再创作下去。
      北戈。2021。

  • 麻园诗人乐队 -《而已 而已》

      如果染红了自己,只不过我的路而已,让信仰也变得坚定,而已 而已 而已 而已……
      就像今年的昆明被放进漫长雨季,如此孤独而焦虑,无论心境如何变迁,有一种态度叫忠于内心,再见朋友,麻园诗人的列车又驶入下一段山峦;谁又能长久相伴,人生需要太多的而已 而已……

  • 马条 -《高手》

      这是我十二年前的歌唱,模糊,没有点,泛着一缕缕苍白;从没有方向的地方来,也不知终将去向何处,他有着自己的颜色,我不去雕琢、粉饰他,他就该是那个样子,那个时代的样子。——马条

  • 郭英男 / 馬蘭吟唱隊 -《跨越黄色地球》

      《郭英男&马兰吟唱队:跨越黄色地球》若是你听见《Circle of Life》的美丽像是裹着鲜丽色彩的衣裳,华丽骇到心底处,大概是因为文化的丰富多样,还来不及呈现朴实的内在,稍为露的一点衣角。
      
      《Across the Yellow Earth》则是走回音乐旋律的本身,卸除过多的附加装饰,使用台湾原住民音乐较少听见的敲击乐器,融入简单节奏和乐器的使用,让音乐的主旋律和意境行走,时而低沉抑郁、毁瑟迷离难以猜测,或者赤裸裸的洋溢歌的喜悦。
      
      《Across the Yellow Earth》潜入黄土丛林,涵盖全亚洲体认最深的制作人,或许是身处在同一片海洋的呼应;以最贴近土地、最亲近天空的冥想完成,来自台湾、马来西亚、日本、香港及中国大陆均以在地文化和个人特质来跨越空间和藩篱。
      
      没有厉害冲突,多了平衡的气质,音乐传达他们对郭英男声音的感觉,时而是宇宙观、时而是自然界的想象、或甚至是与祖灵的对话,所有的一切都出自于对他几近天籁的声音表现出的谦逊和一种莫名的信仰。原来绕过太平洋的声音,竟是与我们站在不同的土地上,以零时差的速度呼吸着他的声音。

  • 丢火车乐队 -《游歌》

      你想过吗,什么时候应该离开
      嘴巴说走吧,我们应该毫无牵挂
      眼睛却不会说谎
      因为它始终望着一个远方
      我不想苛责谁的怠慢
      就像这列火车穿过隧道后,映入眼帘的大山大河
      笛鸣声声
      让回响与天色合唱
      短暂的一抹漆黑就当是曙光的友好试探
      那就是我们歌声里你最想知道的答案
      纪念一个时 间,记录几幅画面
      一步一字垒满了铁轨的长度
      一走也是十年
      游者也歌者,游着亦歌着
      你肯定只有摇荡无序的触摸心灵
      才会撩起原地不动的飘忽不定
      还要问多少遍这个问题
      ——离开还是归来?
      我们的尽头就是首尾相顾的那天
      所以你该明白
      行曰游歌的人
      唯盼无疆
      离开才是归来
      十年,这辆火车驶遍全国的大江南北,历经风雨,走走停停.它承载着四个游歌者的梦想与羁绊,同时牵动着万千游者的心灵,唯盼无疆,每一首歌曲都像在记录旅程中的事迹与心情,从《茶底世界》、《沙子》、《凋谢之前》到《火车日记》、《角落》再从音乐中的悲伤,迷茫,执着,疯狂,冷静中你都可以感受到他们对于信仰与时代性的融合,同时也能感受到他们在音乐的旅程中变得更加成熟与稳重。
      丢火车全新EP《游歌》

  • 郭英男 / 馬蘭吟唱隊 -《生命之環》

      大多数人第一次对郭英男 (Difang-Duana)的印象,应该是起自于 "Return-to Innocence"这首Enigma乐团全球热卖的畅销曲。属南岛语系的台湾原住民可说是世界上歌谣文化最丰富的一支,因着天生环山面海的地理环境。再加上原住民特有的口传文化,传唱的歌谣丰富惊人。他们的唱法富变化和包容性,举凡日常生活大小事宜,都可以涵盖在歌谣中,阿美族更发展出特殊的多层次自由对位好复音合唱。年近八十,住在台东马兰部落的郭英男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肩负着传承阿美族传统文化的重生,这次录制了十首阿美族的歌谣,由魔岩唱片礼聘世界知名的『Deep Forest』首张专辑制作人Danlacksman,极其慎重的编成融合世界音乐曲风的专辑,可说是『真正属于台湾人的世界音乐』。在专辑中,无论演唱内容或精神都完全的主导着整张专辑。在Dan Lacksman精心营造的气氛环绕下,阿美族的歌谣首首都像是天上人间的纯真之音,纵然没有歌词,但每一句发自肺腑的歌声都令人感触良深。
      郭英男,1921年出生于台东阿美族马兰社部落,隶属于『Lakedun军舰阶层』。从小他即是兄弟姐妹中最爱唱歌的一位,对于旋律的构思具有独特的天赋,由于正值日据时代生活中没有过多的欢愉,几位少年聚在一起,就是歌唱,许多传统歌谣即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点一滴的停留在他的脑海里。生活对他来说是旋律,是大自然的一部份。
      1938年,逐渐展露才华的郭英男,跳脱了阿美族的传统,在部落中担任领唱地位(阿美的传统里,原只有年长者才能担任领唱的职务),这时期的他,有着旺盛的理想和抱负,期望着有一天带着阿美族的音乐走出部落,让世人都能听见。1978年,透过朋友的引荐,一位民族音乐教授来到马兰社,当晚,郭英男和马兰吟唱队的朋友围坐在自家的庭院,点燃手中的烟,一首首的旋律管不住的唱出,震惊了在场的工作人员,被誉为最具水准的民间乐人。往后的数十年里,他更积极加入公开演出,这种情怀是来自于对文化重生的期许和使命。1988年,应法国文化之家的邀请,赴法国表演,精彩的演出造成轰动,隔日媒体均大幅报导【天籁,来自台湾的声音】回想当时的情况,郭英男感动的说,这是期待已久的梦想。
      原本以为生活就这样平淡过去,然而1993年,德国Enigma乐团在Return-To Innocence这首歌中撷取【老人饮酒歌】的原音,创造数百万张惊人的销售数量,遗憾没有任何人知道美丽的旋律竟是来自台湾,是来自台湾阿美族的郭英男,而这个风潮直到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使用ReturnTo-Innocence为宣导片主题曲之后,引爆世界性原住民音乐着作及权益的争议话题,来自四方的关注霎时涌入,这也使得郭英男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针对Enigma的事件,郭英男的想法其实非常简单。他只希望,这些所谓西方人的唱片公司能对台湾原住民保持应有的尊重。『要让世界知道我们台湾阿美族的歌声是最迷人的』,郭英男在这件事情上的想法,还是与传承文化的心愿一致。因为这个事件郭英男已经交由律师处理,事件的对与错,自有法律来裁夺。郭英男对于原住民音乐的热忱、对于为传统文化输入新血的使命,才是我们应该专注的,也才是我们所能够努力的部分。
      以下是其中几首歌曲的故事:
      Visting Song拜访歌:
      在阿美族的传统社会中,适逢族人结婚、当兵等大事,由部落的 老会率领所有族人亲临府上拜访吟唱。
      Love Song恋爱歌:
      母系社会的阿美族,大多女追男的情形较多,在丰年祭的庆典上,女孩一旦发现喜欢的男孩之后,会想尽办法接近他,当大家都在唱歌时,偷偷地把槟榔塞进男孩的背包,告诉他,我喜欢你。
      Elders Drinking Song老人饮酒歌:
      这是一首庄严肃穆的歌曲,在丰年祭所有仪式开始之前,部落的长老会聚集在聚会场所里唱这首歌,歌曲的内容大部份都是在祈求上苍保 庆典得进行和顺利,又称老人长歌。

  • 大地唱片 -《校园民谣4 1994-2000》

    沉积多年后,在新世纪的第一年大地唱片再次回到大陆流行歌坛,再次推出校园音乐《2000校园民谣4 阶梯教室》,所要表达的是新时期校园的音乐文化,新世纪年轻人的音乐新声。面对新世纪,侵浸在太多不同流行音乐品质的影响下,校园音乐有了太多的变化,收录在《2000校园民谣4 阶梯教室》中的作品,有流行(如冯磊的“因为我年轻”),有民谣曲风(如朝朝与北京师范大学“半月”和声组的“沐春风”),有R And B(如冯磊的“下午3、4点”),有流行摇滚(如王一鹏的“大地,早上好”);“双鱼座”组合的“总会有那一天”、有实验嗓音,汇集了丰富的音乐元素,最全面体现了当代校园音乐的创作状态。同时《2000校园民谣??阶梯教室》专辑的歌词都是有过大学校园经历的年轻人创作的,真实反映了当今大学生的精神生活状态。新的校园民谣,有新的校园民谣的代言:外表沉默内心狂热的王一鹏;逾越平凡,另类前卫的“双鱼座”;顺其自然而有朝气的冯磊。他们是“大地”的新声代。《2000校园民谣4 阶梯教室》是真实、纯粹、多元化而主流的,从本质上体现着当代校园音乐的精髓,展现校园音乐的最新类型。

  • 大地唱片 -《校园民谣 (1993-2002) 珍藏版》

      《校园民谣珍藏版 1993-2002》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校园民谣。自从1993年《同桌的你》将我们郁结在敏感心中的那份《青春》翩翩唱起,这份忧伤的情结就像刻在墙上的字迹,无法擦去。岁月,在随风飘起的发间无声流过,刻在树上的名字已经模糊,流浪歌手的情人已渐渐老去,冬季的校园早已物是人非,可是,我们仍旧怀念,怀念那似曾相识的声音,那熟悉动人的故事,还有那一去不回的年少岁月……
      流逝的青春是心上一道忧郁的伤口,十年的风雨是校园民谣珍藏的记忆。
      这,就是我们青春的祭奠。 ——大地唱片送给年轻或曾经年轻的你一份青春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