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马齿民谣 > 大字报

盘点那些登上国际舞台的中国重型乐队

时间:2020-07-19 21:32:41  来源:  作者:

音乐应该是属于民族的还是世界的,这个问题放到哪里,都能吵个没完没了。不过当它放在中国重型乐队的身上的时候又会有点不一样,因为作为一种彻头彻尾的“舶来品”,它从一开始就是在学习,模仿西方,跟在来自大洋彼岸的潮流后面亦步亦趋。不过在学习发展了二三十年之后,现在的本土重型乐队们又变得不一样了——一方面是审美,技术以及自我创作能力的提高,另一方面则是发自于内心的民族自尊心。

很多乐队会想把独属于东方的音乐元素融合在自己的作品中。这种融合的目的不仅仅是加入几种独特的乐器音色,或者是在自己的歌词中化用了中国源远流长的故事——更进一步的,是想要把这样的声音带到本土之外,把这样的创作方式及思想带到更远的地方,甚至是带回到摇滚乐的故乡去。

这样的努力是有迹可循的——中国本土乐队已经无数次登上过国外的舞台了。早一些的有重塑雕像的权利,惘闻,年轻一些的乐队包括郁,梦灵乐队……不管收到的反馈如何,这样的努力和尝试是值得认可的。而我们今天的话题就围绕着那些曾经登上过国际舞台的重型乐队们——看看他们的表现,与西方乐队相比如何,究竟能不能代表本土当代重型乐队的水平呢?

而说到国际化重型舞台的话,恐怕就非Wacken莫属了。这里应该是每一个重金属乐迷心目中的圣地了,当然,对于国内的重型乐队而言也不例外。2008年,《重型音乐》杂志正式开始与德国Wacken音乐节展开合作,随后在大陆举行了Metal Battle金属战火乐队中国区大赛。而第一年的冠军就是零壹乐队(Voodoo Kungfu),他们也是第一个真正登上Wacken舞台的中国乐队。

零壹应该算是中国极端金属乐队中的大前辈了,而他们也是比较早的在金属乐中大量添加传统民乐,包括马头琴,蒙古长调,西藏歌谣等元素的金属乐队。而同时,他们的音乐风格又很“邪气”,充满了浓重的宗教色彩,这一点就让它在一大片的本土乐队中脱颖而出。不过严格来说,当年的零壹乐队名气的来源,噱头更大于实力。李难的个人特色在整个乐队中非常突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抛弃那些花俏之外的音乐本身并不怎么配得上当年那个“中国最牛B的极端乐队”的称号。也许是意识到了音乐上的薄弱,2012年李难自费前往伯克利深造,乐队就此解散。2017年重组之后的零壹乐队风光不再,音乐倒是更加踏实了起来,舞台风格更加成熟也更邪性了。

2012年,同样是获得金属战火乐队大赛的堕天乐队成功登上wacken舞台,同年还有夜叉和窒息乐队也在中国文化部发起并支持的“德国中国文化年”文化交流项目中应邀登台,其中夜叉乐队是第一次成功登上了Wacken的主舞台。

堕天乐队成立于2006年6月6日,是一支富有宗教元素的金属核乐队,而它的演唱、编曲以及电子元素也更加偏向国际化。这么一说也许缺了点民族特色,不过他们的技术水平可以说完全不输于国外的同期乐队,2013年的《From Ωmega Back To Δlpha》被誉为当年最棒的国内Metalcore专辑。不过这个乐队这么多年了还是只有这一张专辑,让很多乐迷苦苦翘首期盼。

夜叉乐队是老牌中比较难得的一支一直在寻求突破,并且保持着比较旺盛的创作精力的乐队。早年风格为新金,后来转变为激流金属,到现在风格界限愈加模糊(甚至还与GAI合作并且发行了单曲《夕阳下》),但是也更加纯熟,唯重而已。他们的作品不花俏,也不是极端躁动的那种,但是很耐听,不亏是中国新派重型的开山鼻祖。不过,2019年8月,乐队的3名老成员突然宣布离队,让这个成军已经二十余载的乐队突然染上了一层解散的阴霾。大换血之后的夜叉乐队如今致力于进行各种跨界合作和新的音乐风格,希望他们能够更上一层楼。

而窒息乐队,曾经的辉煌并不亚于夜叉,却在坚持的基础上多加了一份固执,所以,当2017年新专辑《身躯就是最坚硬的金属》发行的时候,让很多人恍惚回到了十年前,虽然制作更精良了,功底扎实,却成了故步自封。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乐队2019年发行的新单曲《黎明之下》还是能感受到想要变革的诚意的,只是尚处于摸索过程中没有找到自己的合适定位。

2013年,九宝以及春秋乐队登上Wacken。似乎很多重型乐队都偏好蒙古元素,也可能是因为蒙古乐手的气质与金属乐更加贴切吧。九宝乐队喜欢在舞台上穿着蒙古袍,他们无论是乐队名称还是乐器,亦或是音乐主题的蒙古元素都特别突出,不过不算特别重,更倾向于力量金属。近两年的音乐作品这样的偏向更为明显,而这种特色反过来仿佛也特别受到国外听众的欢迎。他们在此后还连续三年进行了欧洲巡演,参加了波兰的伍德斯托克;其实不仅是他们,包含丰富的蒙古元素的杭盖乐队和颠覆M在欧洲的舞台都颇受欢迎。

而春秋乐队则是一个非常令人扼腕叹息的乐队。一张《春秋》让无数人记住了他们的惊艳,却惊鸿一瞬,2013年Wacken之后,再也没有了消息。有些人会觉得他们不够“ture”,因为他们的音乐并不尖锐狂躁,却独有一分中国式的风骨。杨猛无论是编曲还是作词,都非常有自己的特色,那唯一一张专辑,虽然不够完美甚至显得粗糙,却让你会觉得这才依稀见到了国风金属的样貌。

2014年登上Wacken的梦灵乐队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春秋乐队风格的延续,不过给人更“土”的感觉。当然,这种土不是贬义,他们的歌很浅,很流畅,更适合在比较轻松的舞台情景下大家一起high。从积淀上来说梦灵相比其它乐队还是差了不少,作为一个年轻乐队,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2015年的招魂乐队来自香港,为香港最早的黑金属乐队之一。而2016年登上Wacken的施教日,则是中国有据可查的第一个黑金属乐队。它们都各自见证了一段独特的极端音乐在地下发展的历史,其间有坚持,有迷失,有人离开,随后又回来。招魂乐队的以东方宗教元素与广东话演唱为特色,而施教日则在不断的尝试发展中在自己的音乐中增加了琵琶作为点缀。

2018年,郁乐队登上Wacken,同年,它还获得了金属战火大赛全球的总冠军。郁乐队的旋死风格在国内本身就很少有人做,而他们的台风和技术都首屈一指。郁在重和流畅之间尽量寻求的平衡,尽管有诸如霜冻前夜之类的旋死乐队尝试在音乐中增加京剧元素之类的中国特色,但是郁乐队的整体磨合、国际化和现场感染力更加出色,也让人们看到了中国乐队的潜力和可能性。2016年的《异海之王》在前作的基础上更为旋律化,编排甚至与很多国际乐队相比也绝不逊色。如果一定要说缺点的话,也许是……创作速度实再慢了点。

2019年登上wacken的中国乐队有四支,包括再次登台的郁乐队,梦灵,以及葬尸湖和年轻的乐队利维坦leviathan。对于一直处于小众的本土重型乐队来说,也许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中国的金属乐,看到来自东方,风格迥异却绝不逊色于人的金属乐。对于音乐来说,语言或者文化从来都不是障碍,相反,正是因为拥有多姿多彩的特色和风格, 才让音乐变得如此丰富而引人入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