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干净钱,做积善事:致敬80种手艺人

    从广义上讲,绝大多数人都是手艺人,只是手艺的形式不同,有的人动手,有的人动脑。只是想起抛砖引玉的作用,想通过这种形式,引起对手艺人,对人世间每一个角落里的劳动者的重视。人字的

  • 夜营的喇叭

    晚上十点钟,我在灯下看书,离家不远的军营里的喇叭吹起了熟悉的调子。几个简
    单的音阶,缓缓的上去又下来,在这鼎沸的大城市里难得有这样的简单的心。

  • 公寓生活记趣

    读到“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两句词,公寓房子上层的居
    民多半要感到毛骨惊然。屋子越高越冷。

  • 更衣记

    如果当初世代相传的衣服没有大批卖给收旧货的,一年一度六月里晒衣裳,该是一
    件辉煌热闹的事罢。你在竹竿与竹竿之间走过,两边拦着续罗绸缎的墙——

  • 洋人看京戏及其他

    用洋人看京戏的眼光来看看中国的一切,也不失为一桩有意昧的事。头上搭了竹竿,
    晾着小孩的开档裤;柜台上的玻璃缸中盛着“参须露酒”;这一家的扩音机里唱着梅兰芳...

  • 到底是上海人

    一年前回上海来,对于久违了的上海人的第一个印象是白与胖。在香港,广东人十有八九是黝黑瘦小的,印度人还要黑,马来人还要瘦。看惯了他们,上海人显得个个肥白如瓠。